第八百四十四章 第二次諸神大戰

作者:大江入海 |字數:255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FOG[電競]

    轟!

    轟!

    轟!

    天上巨大的雷龍一個轉翻身,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之聲,忽然爆散開來,化為一道道細小的雷龍,分散開來,

    此時的李俠客修為比之前提升了十倍不止,已經是高出了太師任道遠的存在。

    當初任太師揮手驚天地,筆落拘鬼神,李俠客此時也到了這個境界,甚至猶有過之。

    天上的無數細小的雷龍在天空中四散開來時,忽然就變幻了模樣,化為了一道道奇怪的符文,如同流星墜地一般,向著地面轟然落下。

    這動靜是如此巨大,無論大地上上的半神,還是莫思山上的真神,都被李俠客驚得將眼睛投向半空。

    莫思山上,神王海爾布從沉睡中醒來,身子出現在莫思山的山頂,俯視大地,眼睛看向李俠客所在的位置,一臉駭然之色,喃喃道:“他還是回來了!”

    太陽神艾斯德羅化為一道火光出現在他的身邊,一臉凝重:海爾布,我們怎么應對?”

    海爾布抬頭看向天空,此時還是白天,但是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輪血月,這血月一閃即逝,在紅光照耀在大地上時,暗月女神胡亞已經出現在海爾布身邊。

    這個往日了無比鎮定的女神,在這一刻終于變的有些慌亂起來,她看向海爾布,低聲道:“哥哥,喚醒眾神吧!不能讓他們再沉睡下去了,這個叫做李俠客的人,一直游離在命運之外,他每次現身,既定的命運河流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甚至連命運的流向都會發生巨大的改變。這個奇怪的生靈,他的來歷和走向,永遠都處于一團模糊的狀態,他是一個最大的變數!”

    海爾布知道自己這個妹妹,不但掌控暗月的力量,更是命運與智慧女神,有著驚人的手段與智慧,從未在任何存在面前吃過虧,永遠都是一副冷靜充滿智慧的表情,可是現在,連她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太陽神艾斯德羅與海爾布兩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懼,連胡亞都這么緊張,可見李俠客有多么恐怖。

    “好,我這就喚醒眾神!”

    海爾布臉色凝重道:“諸位,做好準備吧,可能第二次諸神大戰將要開始了!”

    胡亞道:“這一次大戰,恐怕將有大批神靈徹底隕落,永遠陷入沉睡!”

    海爾布臉皮子抽了抽,道:“怎么可能?我們是神靈,是世界的唯一,只要這個世界存在,我們就會永遠存在下去!即便是把我們徹底打散,世界本源的意識也會把我們重新聚合復生,除非整個世界徹底毀滅,否則我們就永遠不會滅亡!”

    胡亞道:“在李俠客出現之前,諸神的權柄無法竊取,可是當這個奇怪的生靈出現之后,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她看向艾斯德羅,道:“艾斯德羅,你本來是掌控太陽與光明的權柄,可是現在,光明的權柄已經被李俠客強行剝奪,現在的光明神是李俠客,而不是你。你現在只是太陽神,雖然也能執掌部分光明,但畢竟你的掌控力降低了很多。如果李俠客把你太陽神的權柄也給剝奪的話,你若是被殺,可能真的就會從這個世界消失,被他硬生生的在這個世界中抹去!”

    艾斯德羅想起李俠客當初剝奪自己光明權柄時的情形,依舊有點后怕,道:“這個外來者,有著非常惡毒的手段,不殺了他,所有的神靈權柄都有被竊取的可能!”

    他口中說李俠客“竊取”了自己光明神的權柄,其實他自己也知道,李俠客根本就不是“竊取”,而是強搶豪奪,硬生生的從他手中把光明的規給抽走了。

    在任何時候,土匪都比竊賊可怕,但是艾斯德羅為了不至于太過丟人,才把李俠客說成了小偷,而不是強盜。

    莫思山的幾個主神只是在討論如何應對李俠客,卻沒有一個人生出現在就要與李俠客戰斗的念頭,因為他們都知道,此時誰也沒有實力面對李俠客,甚至是加在一起,也沒有把握能殺死李俠客。

    剛才李俠客在天空召喚出來的雷霆巨龍,比海爾布這個真正的雷神發出的雷霆都純粹,威力也更加巨大。

    海爾布自忖便是自己力而為,也未必能召喚出那一道橫貫長空上萬里長的奇怪威嚴的雷霆生物,而李俠客卻是隨手而為,頃刻而散,對雷霆的掌控隨心所欲,念動而雷生,心想而雷散,這一點便是海爾布也做不到。

    非但海爾布知道自己做不到,便是艾斯德羅和胡亞也知道海爾做不到這一點,他雖然是掌控雷霆的萬神之王,但他只是掌控,而不是雷霆的本源,這個世界真正的雷霆本源是創世神靈,但是現在的創世神靈已經沉睡與無盡海,從來沒有給過任何后人回應,諸神猜測,他應該是陷入了永恒的沉眠之中,已經沒有再清醒過來機會。

    莫思山上的十二主神,力量的來源都是創世神的賜予,而不是他們天生攜帶的,只不過在這個世界,創世神的賜予,與天生攜帶沒有什么區別,沒有任何生靈能剝奪傳世神賜予別人的東西。

    就如同一個國家的子民,是沒有資格篡改國王的命令一樣。

    可李俠客是一個外來者,根本就無視或者超出了創世神規則的限制,因此在強橫實力的加持下,能打破神靈權柄的不可替代性。

    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這才是李俠客最讓諸神害怕的能力。

    就在莫思山上海爾布準備喚醒沉睡諸神的時候,李俠客已經收起神通,對身邊的愛彌兒笑道:“走,咱們去找你的族人!”

    愛彌兒使勁點頭:“嗯!”

    當問明了神石族人所在的方位后,李俠客帶著愛彌兒向城門口走去,因為神石族人就生存在這座城市北方的一座山谷里,李俠客不顯神跡,只是要橫穿這座城市。

    “進城要繳一個銅幣!”

    看守城門的一名兵士看到李俠客與愛彌兒要進城,手中長槍在地上一頓,喝道:“交錢才能進!”

    李俠客看了這士兵一眼,笑了笑,對愛彌兒問道:“你有一個銅板么?”

    愛彌兒依依不舍的從兜里掏出一個銅幣,遞給李俠客:“仁慈的主,我……身上只有這一枚銅幣了!”

    李俠客接過之后,發現這是一枚以劍和盾牌為花紋的銅幣,正面是劍,反面是盾牌,盾牌的圖案李俠客不清楚來源,而大劍的圖案竟然是他當初留下的洗魔劍的樣子。

    “咦?我這把劍怎么成了銅幣的花紋?”

    李俠客大為好奇,將銅幣遞給對面的兵士,拉著愛彌兒向城內走去,心神感應之下,已經鎖定了自己洗魔劍的方位。

    自己的洗魔劍竟然就在對面這座城中,而神石一族之所以隱居在這座城市附近,其實也應該與自己的這柄大劍有關。

    畢竟當初摩多拔出這把劍之后,就成了洗魔劍的主人,人族也就是因為這把劍,才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這對神石族人來說,洗魔劍就是他們的神器,也是整個人族的神器,他們只要有機會,就會想辦法將神器奪回,恢復先祖的榮光。

    “為什么要交給這些士兵銅幣?”

    愛彌兒看向李俠客,好奇的問道:“萬能的主,您為什么還要遵守凡俗的規則?”

    李俠客笑道:“因為我是你們的主啊,所以我才要遵守你們的規則,不遵守規則的都是邪神。而只有對于邪神,我才會讓他們見識什么叫做神靈的威嚴!

    他說到這里,伸手向前抓去,手掌沒入虛空,隨后曲臂回縮,手中已經多了一個人,這是一名身材高大面向威嚴的中年男子,當這個男子出現的一瞬間,一股滔天的神威從此人身上散發了出來,不可名狀的在他周身彌漫,愛彌兒只是看了他一眼,整個人忽然呆住,體表眼見的長出無數肉芽和一些難以形容的惡心的肉瘤,雙目瞬間爆開,整個人在一瞬間爆散成一團血霧。

    但片刻之后,又恢復了原狀,就像剛才一切都是幻象。

    “凡人不可直視神靈?”

    李俠客將手中的中年男子隨手捏死,微微感到好奇:“便是直視半神也會被‘感染’成不可名狀的生物?當真古怪!”

    他看向有點呆愣的愛彌兒:“走,愛彌兒,帶我去見你的族人!”

    愛彌兒癡癡呆呆道:“這是神劍城的城主啊,號稱最有希望成就真神的半神,現在竟然……”

    她忽然不知說什么好了,終于知道,原來自己族人信奉的唯一正神,竟然真的這么厲害。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