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醉意朦朧

作者:漢隸 |字數:348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穿越之細水長流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白日夢我無上寵愛小甜蜜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在第二層下面那層,某個洞窟之中。</p>

    “這些天我們幾乎把整個東面洞窟都找遍了,但烈騰小友處境堪憂啊,”李姓老者眉頭微皺,神色憂慮的道,倒不是真在擔憂烈騰而是忌憚蠻古,這第二層的骷髏實力一般,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威脅,這讓李姓老者以及其他幾位都萌生此時便去第三層的想,而此時已經觸動禁制,想必也沒傀儡術也沒關系,所以,李姓老者的話中之意是放棄尋找烈騰,烈騰恐怕已經是死了。</p>

    “蠻道友,李道友所言有理!蹦巧泶┳霞t戰甲的雷耀王也出言道,老是在這些洞窟之中轉來轉去,令他有些不耐煩起來。</p>

    歐陽銘志等人目光紛紛看向蠻古,雖然未說,但他們的意思寫在臉上。</p>

    蠻古膾色沒有絲毫變化,仿佛并未聽到,若不是因為那層關系,烈騰死活管他蠻古什么事?但此時,他必須找到烈騰,對他們而言沒危險,但對于烈騰卻是致命的,雖然不知那小子泥丸宮之中到底有什么,但蠻古依舊不相信烈騰能夠在這洞窟之中存活。</p>

    “這才第二層大家便祓這里的骷髏給迷惑了么?那么第三層、第四層,眾位以為也不夠如此呢?此地能夠被成為兇地之首豈是那般簡單?”蠻古冷冷道,他只能搬出大道理來制止他們,其中不缺乏恐嚇。</p>

    聽到蠻古一說,眾人一愣,咬了咬牙之后,他們只能沉默繼續尋找。</p>

    “不過,我們可以往第二層天級尋找,他既然觸碰了禁制說明地方很隱秘,也許,他已經到了天級之中!崩钚绽险叱烈髌,緩緩道。</p>

    蠻古聞言沉吟了片刻點了集頭。</p>

    若是蠻古知道烈騰此時在干嘛,恐怕會氣的破口大罵。</p>

    “對了,老哥,其實這盾,我也不是一定要的!绷因v嘆了口氣,臉孔透紅,這千年桂花酒倒是有些酒勁,不過還沒把烈騰醉倒的程度,兩人此時都有些微醉,之前的關系貌似很好,若是不知道兩人才相識不久,還以為是兩人是多年不見的兄弟。</p>

    滿膾透紅好似那猴子似得吳德。張開那那顯得有些迷離的雙眼看著烈騰,眼中劃過一抹異色,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道:“哦?老弟此話怎講?”</p>

    烈騰雙眼透紅的看著吳德,四眼相對,都無看透對方的想,而吳德情不自禁的朝著桌子上的葫蘆撇了眼。</p>

    “那盾……名……名為防天盾,乃我師尊留給我的,一直以來……伴隨我多年,雖然……雖然品級不高,但終究是我師尊唯一的遺物,而……而且我也沒,沒其他盾!绷因v迷糊的望著吳德緩緩說道。</p>

    “防天盾?好名字!眳堑滦闹邪档,聽到烈騰的話,吳德心中一動,他權衡一番之后,囫圇吞棗的道:“老……老弟的意思是……這盾是你仙逝的師尊留……留給你的唯一之物嗎?”看到烈騰一副眼皮都快抬不起的點了點頭,吳德那迷離的目光微凝了幾分,隨即又道:“既,既然如此……那……那么老哥遴,送你一件寶,算……算是補償你了,那盾既然被老哥得到就意味著……與……與你無緣。萬事……不,不可強求啊。對吧?老弟!眳堑抡f完,撇了眼葫蘆,吞了吞口水。</p>

    烈騰微微抬頭,看著這醉醺醺棋樣的吳德,心中冷笑不止,既然都在裝,那么就裝下去,烈騰緩緩道:“老……老哥有什么……寶?那……那是我師尊的遺留……之物啊!</p>

    聽到烈騰的話,吳德內心卻是打起了小算盤,烈騰的話中之意他如何聽不出?這是他師尊的東西,如果是尋常寶,不會換,而聽到烈騰并不知這盾牌的強大,吳德心中可謂是心花怒放,為了擺脫烈騰的糾纏,吳德只得忍痛割肉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吳德道:“哦?老弟師尊仙逝,老弟可要節哀順變,不進,以……以老弟的修為進入萬骨窟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啊!闭f完,又給烈騰倒上一杯酒。</p>

    “哦?我……我是與幾個散修道友……一同進入,不進,之前他們已經……慘,慘遭這些骷髏之手。所……所以,那……那盾牌,老哥可要還給老弟啊!绷因v含糊道,一口悶了之后,烈騰打了個飽嗝的看著吳德。</p>

    “老弟勿怪,那……那盾牌,老哥很喜歡,不,不知老弟喜不喜歡這個?”吳德突然拿出一個五尺長劍放在茶幾上,道。</p>

    烈騰抬眼一看,差點沒破口大罵,一個普通丹器?虧這老頭拿的出手,但烈騰依舊不動聲色,道:“老……老哥,這劍,我有了,還是還我盾吧!</p>

    吳德眼角一抽,他微微咬牙,將這劍收了回去,又拿出一物,此物乃一個上品丹器戰甲,吳德又道:“此……此乃上品丹器級別戰甲,老……老弟可看的上眼?”</p>

    “老……老哥,實不相瞞,我……我師尊走前給了我一茶,上品丹器級別戰甲!绷因v吐詞不清的道,吳德豎著耳朵才聽清楚,而聽清楚之后,吳德差點沒罵的烈騰狗血噴頭,之前誰還在那說那盾是他師尊唯一留給他之物?此時竟然又多了一個上品丹器級別的戰甲?不過,吳德也沉的住氣,他心中權衡一番,是否能夠用防天盾來抵擋四級烈靈珠的爆發的威力,若是可以,吳德立即動手殺人。</p>

    “罷了,誰知道他師尊有沒有給他五級烈靈珠?”吳德心中有些哆嗦的想到,隨即,他又將戰甲收回儲蓄戒指之中,拿出一物,一把拳頭大小的小弓,與送給莫傾城的青弓差不多,但這弓通體烏黑,有著一條隱約浮現的徘紅纏繞身,而這弓弦竟是紅色的,此弓一出竟然令空間嗡嗡的震動起來。</p>

    烈騰心中一驚,這弓的品級之高超乎了烈騰的認知,只聽到吳德悠悠的道:“老……老弟,這,這可匙,次……次仙器級別的弓啊。足夠換……換取你的盾了吧?”這弓吳德有幾把,他乃有福緣之人無意闖入幾個洞府,得到了了不得之物,不過……這弓卻并非是真正的次仙器,而是一件殘品,其威力跟普通上品丹器差不多,此時吳德無疑是想來忽悠烈騰,連那寶貝盾都不知,恐怕也認不住出來吧。</p>

    不過,吳德卻真正的令烈騰震驚了,烈騰擦拭雙眼看著躺在茶幾之上的弓,又看著紅的跟猴子似得吳德,心中大驚,這老頭竟然有次仙器?而且還隨意拿出一個?當初西部三大宗同時出動那么多強者去道逆洞府奪取次仙器,而此人竟然隨意拿出一個?烈騰的目光盯著吳德,看到吳德滿臉的笑意,烈騰的目光收斂,伸出手看著這弓,入手便感知到一股沁涼之感。</p>

    “吼!”一聲怒吼突然從這黑弓的弓弦之中爆發開來,葉了烈騰一跳,而他抬眼發覺吳德竟然仿佛未聽到一般。</p>

    “難道真是自己喝醉了?”烈騰心中納悶,隨即神識一探,他驚喜的發現這紅弦之中蘊含一股濃濃的魂魄之力,應該是某個強大靈獸的筋殘留的獸魂,這些年來,烈騰一直忘記修煉魂力,而此時有這魂魄之力,足以讓自己提升不少,心念如電,沉吟一番,烈騰放下了弓道:“老哥……這弓我……喜歡,不來……說完,烈騰又抿了口桂花酒</p>

    吳德愕然,他愣愣的看著烈騰,他心中有股沖動那就是要烈騰將他的桂花酒給吐出來,當真不識好歹,一個次仙器給竟然還想要?難道真當老夫是冤大頭?不過,吳德猶豫了一番之后,深吸了口氣,他又拿出一物,咬了咬,幾乎是低吼出來的:“這是次仙器級,級別的鞭子……不,不知老弟看的上嗎?”吳德所說的“上”幾乎是咬出來的。</p>

    烈騰心中已經極為驚奇,他拿起這黃色的鞭子,此鞭子約莫一尺,但入手傳來一股熾熱之感,烈騰毫不猶豫的將這鞭子和小弓收入儲蓄戒指之中,酒意朦朧的看著吳德道:“老……老哥,老弟還……迅”,烈騰還為說出來,吳德只感覺一股怒火沖頂,雖然那些不是真正的次仙器,但品級也極為不凡,比尋常極品丹器都好,若是此人在不識好歹、貪之不厭,那也別怪老夫了。他忍住心中的殺機,緩緩道:“不知你還需要什么!</p>

    “老……老哥,這嘛……烈騰看了眼酒杯,緩緩道,這桂花酒卻是好,而那瓶酒自己不能沾,倒不如從這老頭身上扣點出來。</p>

    吳德胎色抽搐了一番,只要烈騰沒在要寶便好的,他沉吟一番,撇了眼烈騰的葫蘆,干笑幾分,大方的拿出一個葫蘆道:“既然老弟喜歡,那么此酒便送給老弟慢慢飲用了!薄白詈檬呛人馈辈贿^這句話是吳德只能心中說出來,他一共才三瓶酒,此時一瓶兩個人喝的差不多了,又拿一瓶給烈騰,這讓他的心滴血啊。</p>

    烈騰見吳德這般好說話,又將這桂花酒收入儲蓄戒指之中。</p>

    “老弟……你看……你要桂花酒,老哥也給你了,不過,你那酒……老哥可否!眳堑潞薏坏贸樽约簬锥,之前說什么自己做東?此時倒厚臉來要了,不過,之前那酒香徹底征服了吳德,讓他厚臉來說出此番話了。</p>

    PS:汗,今天晚上是小年夜,祝福大家拉,希望大家一路平安到家過年,厚臉求幾張推薦票安慰下自己~</p>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