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不做二不休

作者:漢隸 |字數:2336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贅婿當道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看到吳德的模樣,烈騰面路猶豫,但心中卻是冷笑不止……他之前這般做作為的便是等吳德這句話,但為了能夠讓吳德上鉤,烈騰搖了搖頭道:“這酒乃我師尊遺留的。”</p>

    吳德臉孔漲的透紅愣愣的看著烈騰,肚子之中一股腦的臟話即將脫口而出,若是可以,他的口水真想把烈騰給淹死,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已經到喉嚨的話壓了下去,扯動臉皮,他道:“老弟,老哥只嘗一口。”</p>

    看著烈騰滿臉拒絕,吳德大怒,右手一會,將那還有不少桂花酒的酒壺收了進去,一劇你不給我嘗,也別想繼續白喝的模樣。</p>

    “老哥,這,倒是你誤會了,我師尊這酒比桂花酒烈上許多,我怕老哥喝一口會真醉。”烈騰滿臉誠懇的道,而他越這般,吳德就越心癢癢,不嘗一口渾身不舒服,“咄咄。”吳德渾身顫抖的發出幾聲怪叫之聲,當身體平靜之后,他咬了咬牙從儲蓄戒指之中拿出一物“啪”的一聲板在茶幾之上,道:‘老哥用這上品丹器靈劍換你一口酒,如何?,吳德幾乎是吼出來的,臉孔有些猙獰,仿佛是想吞了烈騰。</p>

    烈騰心中偷笑,不過,他眉頭微皺,看了眼那青色靈劍,心中微喜,沉吟片刻之后,烈騰道:“老哥,這酒真的太烈,不最多只能喝一口。”說完,烈騰連忙將這丹器靈劍收入儲蓄戒指之中,心中好奇這老頭到底有多少寶,看著只有丹嬰一層,竟然擁有如此多的寶貝,隨即,烈騰仿佛是怕吳德自己倒,連忙給吳德的杯子倒上了半杯,就蓋上壺塞,看著吳德道:“老哥,請嘗嘗……”</p>

    這酒剛倒出一股攝人的馨香迎面撲來烈騰也忍不住的吞了。水,心豐暗驚那老者煉制的酒竟然會這般香,若不是酒鬼的那話,烈騰還真想喝上一口。</p>

    看到烈騰只倒了半杯吳德的臉上肌肉有是抽搐了幾下,他對烈騰的印象壞到了幾點,這人怎么這么小氣?一把上品丹器就換一杯酒?而且還只倒半杯?忍住心中的怒火,吳德端起酒杯,深深的吸了口氣,這股醇香令他渾身毛孔舒展,舒適之際,他吞了吞口水卻是并沒有喝他心中奸笑的看了眼烈騰拿出一個玉壺,將這半杯酒倒進這葫蘆之中,這一情景看的烈騰目瞪口呆,但臉色平淡,并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波動,心中卻是大罵這老頭的狡猾,烈騰要的就是吳德喝上一口,那樣才有機可乘奪回防天盾但此時看來,這老頭好似是猜測到自已的心思一般。</p>

    倒不是吳德猜到了烈騰的動機,而是他天生警惕這酒雖好,但他卻不會在烈騰面前喝,先不說這酒是否有毒,就是沒,也要留著好生品嘗,看到烈騰的臉色,吳德心中微定,將酒部倒進去之后,看著這杯子上殘留的酒,吳德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巴,將杯子倒豎在嘴邊,將杯子留出的幾滴酒,用嘴巴接住,就算有毒,這兩滴酒藥性也不會大,就算在烈,這兩滴酒能夠讓自己醉倒么?吳德心中暗道。</p>

    “叭叭……”吳德嘴唇輕輕碰撞,將這兩滴酒含在嘴中,想仔細品嘗一番,一股難以言喻的馨香撲入吳德的喉嚨,桂花酒跟此酒比起來,當真一個是天一個是地,吳德又將口中得酒吞了下去,驀然,吳德眉頭微皺,他猛的想起,烈騰所說這酒很烈,但在嘴中并未感覺到烈啊,在吳德還在沉思之時,他只感覺一股烈火瞬間將自己身體點燃化成一股股熾熱沖擊著體內,甚至連丹海、魂魄都不放過,吳德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硬直直的倒了下去。</p>

    “砰”的一聲,吳德倒在地上雙眼緊閉一動也不動,烈騰瞳孔急劇一縮,心中微驚,暗道這酒到底有多烈?竟然只嘗了幾滴便能夠讓丹嬰期高手瞬間醉暈?烈騰猛的想起當初自己并未問那酒鬼,他所說的喝了一口發瘋三天之人的修為,此時看來,那發人的修為必然極高,烈騰深吸了口氣,沒有過多的猶豫,烈騰直接來到吳德身邊,將帶在手中的儲蓄戒指取下,一道幻劍閃現,鮮血直噴開來,烈騰直接將吳德的脖頸斬斷,耳憐的吳德老奸巨猾可他如何想得到那酒的酒勁有多么的恐怖?此時倒是落得個死不瞑目的下場。</p>

    烈騰并不放心的把吳德身搜索了一番,這一段時間的相處,讓烈騰對吳德極為警惕,稱之為老奸巨猾也不為過,誰知道他是否帶了幾個儲蓄戒指?果然,令烈騰無語的是,有著一顆儲蓄戒指竟然帶在腳趾之上,烈騰忍著惡臭將這儲蓄戒指也取下,烈騰轉過頭看眼外面,發現那幾個骷髏已經遠去,他心中沉吟一番,身子倒退至洞**,五千道幻劍飛出,凝聚成一把巨劍對著吳德的腹部一劍斬下。</p>

    一不做二不休,烈騰從始至終就沒打算留下吳德,先不說,此人敢闖入萬骨窟,而且還到達第二層,可見其身份不凡,更重要的是,這老者接二連三拿出如此強大的寶,這讓烈騰猜測此人應該是某個大勢力之人,若是今日搶奪他的儲蓄戒指還留給他一線生機的話,日后出去了,想必會面臨追殺,按蠻古的話來說,該狠則狠,對自己有威脅之人盡一切可能要除去。</p>

    “砰!”五千幻劍轟擊在吳德衣裳之內的戰甲之上,火花四濺,烈騰又連續控制幻劍瘋狂轟擊其戰甲,直到將這戰甲劈碎,隨即,烈騰右手急速掐出一道手決,一道蘊含八荒印的魂掌飛出,轟在吳德的腹部。</p>

    “砰砰砰!”驚天動地的震響從洞窟之中爆發開來,吳德的所披著的戰甲化為了無數碎片激龘射開來,而吳德的腹部直接被轟出一個大手印,直到斷絕了吳德的部生機,烈騰才松了口氣,看都未看一眼吳德,烈騰便在一旁打坐恢復起來,他這樣做一個是徹底斷絕吳德的生機,二是想引起蠻古等人的注意,想必蠻古會按聲音來源尋找自己。</p>

    一個時辰之后,烈騰緩緩睜開雙眼,看向洞外,心中詫異蠻古等人為何還未找來,烈騰站起身來,也不急著出去,而是打量著洞窟起來,之前一直與吳德做作,烈騰也未打量這洞窟,而吳德亦是如此,他還未來得及仔細查看這洞窟便看到了烈騰,兩人各懷鬼胎的一起把酒言歡,在烈騰以為自己的計謀失敗之時,卻沒想到來了個大轉折。</p>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