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秀兒

作者:漢隸 |字數:2579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贅婿當道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第三百零八章秀兒</p>

    察覺到這美貌女子的眼神,烈騰收回目光,蒼白的臉龐浮現了尷尬,他咳嗽了幾聲,聲音嘶啞的道:“抱歉,在下無意冒犯。”說完便要離去。</p>

    宛如桃花般的誘人紅唇張了張,靈動的眸子注視著烈騰的背影,看著烈騰即將離去,她突然說道:‘你…你…你受傷了。’話語結結巴巴,其還未說完臉孔便紅了,羞澀的低下了頭。</p>

    快速離去的烈騰身體一頓,他神色變幻了幾分,這女子竟然能夠察覺到自已受傷?明明只是丹嬰期她如何才察覺到的?烈騰轉過頭詫異的看向這美貌女子道:“道友,難道有治愈之法?”道種受傷與**受傷完是另一個概念,烈騰此時對恢復道種毫無頭緒,此女子既然能夠察覺到莫不是懂得醫治之法。</p>

    聽到烈騰的詢問,這美貌女子的粉嫩臉孔更紅起來,她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秀…秀兒…不…不知道。”</p>

    烈騰眉頭一皺,這女子雖然修為不高,但可以將身體調整到極好,根本說話不會有結巴的啊,想到此,烈騰抱拳道:“多謝道友了。”說完,轉身又要離去。</p>

    這叫秀兒的女子咬了咬紅唇,粉紅的臉孔有著一絲憂慮,她連忙道:“玄…玄真…真子…哥哥…應…應該知道。”不知是緊張還是如何,說話更加結巴起來,而她的臉孔好似熟透了的蘋果,竟有著閉月羞花之貌。</p>

    烈騰再一次的停下了腳步,他頷首片刻,轉過頭問道:“道友,請問玄真子在哪?”</p>

    “轟隆隆”這叫秀兒的女子正欲說什么,只聽到風云涌動,雷電交加般的震響,天際之處竟是有著一人踏空走來,每走一步都會引動空間震動,幾個起伏,此人便落在了秀兒的身邊,來人一襲灰袍,容貌俊俏,眉宇之間有著一絲威嚴,一雙深邃雙目此時正盯著烈騰,給烈騰一股不可匹敵之感,與其氣勢不符合的是其手中竟然抓著一個烏黑色鬃毛的野味。</p>

    “你是何人”來人厲喝,聲音竟然有著雷霆之勢,這令烈騰心中驚懼,聲音之中蘊含著道的玄奧,這是達到道之二重的象征,這看似極為年輕之人修為達到了道之二重?</p>

    烈騰深吸了口氣,他連忙道:“道友,在下無意路過此地,并無他意。”</p>

    這叫秀兒的女子感受到灰袍青年的敵意,纖手拉了拉青年的灰袍,結結巴巴的道:“玄…玄真…真子哥哥,他…他受…受傷了。”短短的幾個字,讓女子臉孔憋的透紅,極為費力,靈動不夾帶絲毫雜質的純凈雙眼緊緊盯著烈騰滿是憂慮。</p>

    “道種受傷?”這叫玄真子的青年一眼便察覺到了烈騰的傷勢,看了眼秀兒,他遲疑片刻道:“用所領悟的道之玄奧熏陶道種,千年便可恢復。”</p>

    “千年?”烈騰臉色微變,千年的時間對他來說太長了玄真子如何看不出烈騰的所想,他皺著眉頭道:“千年時間已經算短了,若是想盡快恢復,必須吞服六品仙藥天魂花,以你的修為,恐怕難以得到。”</p>

    “六品仙藥?先不說這天魂花是何物,單單這“六品”便令烈騰望而止步。”烈騰暗嘆了口氣,嘴角流露著苦澀笑意,他抱拳道:“多謝道友”說完,烈騰便轉身離去,在這玄真子面前,烈騰好似渾身都裸露在其面前,渾身的秘密好似都被他看了個透,此人,太恐怖了</p>

    “等…等等”秀兒又叫住了烈騰,這令玄真子眉頭皺了下,目光微不可查的閃過一絲冷冽。</p>

    烈騰嘴角苦澀無比,他如何感受不到這玄真子的敵意?猶豫了片刻,他快速的離去,道種受傷讓他不敢多逗留,只能去尋找其他之法。</p>

    “三年之后,天域黑炎霸主仙府開啟,你可尋求庇護進入其中,若有福緣,可得到天魂花。”快速離去的烈騰耳邊傳來了玄真子的聲音,烈騰目光一閃,記住了黑炎霸主這名,快速離去。</p>

    秀兒愣愣的望著烈騰消失的身影,片刻之后才收回目光,看著玄真子手中的野味道:“玄…玄真子…哥哥,秀…秀兒不想…吃了。”</p>

    玄真子一愣,狐疑了片刻,他又看了眼烈騰離去的方向,溫和道:“秀兒不想那便不吃。”</p>

    急速離去的烈騰邊走邊變幻了容貌恢復了秦烈的模樣,但臉龐的蒼白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蓋,他內視了一番,發覺道種并沒以前那般充滿生機,若是仔細可以看出**之道和天雷之道的道種有著一絲的裂縫,這令烈騰苦笑不已,修煉千余年,本以為踏上了悟道路途,卻沒想到遭了此劫,這一絲的裂痕要用千年去撫平么?</p>

    三日之后,烈騰神色蒼白的出現在這星球的一座峽谷之中,這峽谷兩邊山頭有著不少靈獸,等級并不高,烈騰已經對懸賞之事有所聽聞,讓他沒想到冥雷竟是會花費如此大的代價來換取自已的性命。</p>

    六品仙器,自已的命有這么珍貴么?六品仙器,這萬古界之大還有我立足之地么?就因為他是雷鈞之主的弟子?</p>

    烈騰心中的怒火被他壓下,心中雖然無比怨恨,但此時,他只能忍氣吞聲,就連之前到了一個小城都有不少強者走動,讓烈騰都不敢在那小城多逗留,目光陰沉的掃過四周,烈騰右手一揮布置一道結界,隨即,他又盤坐下來開始布置迷失禁充斥在這峽谷之中。</p>

    隨后,才安心的盤坐下來,查看一番道種的傷痕,烈騰心中暗嘆了口氣,此時實力掉落到大悟六層,可以說都沒資格行走在萬古界,若是身邊必須有一個絕頂高手也好啊。</p>

    突然,烈騰想到了紅衣,若是紅衣在,想必,就算是在萬古界也沒幾人敢動自已吧,烈騰又想到了另一個傀儡,那個強大的老者,可惜,這般的強者無法收服,想到此,烈騰索性用神識攻擊了那老者的魂血,以解心中之恨。</p>

    隨即,烈騰從儲蓄戒指之中拿出一顆石頭,上面有著一個淡淡的圖案,正是小家伙,輕輕撫摸這顆石頭,烈騰心中苦澀,小家伙也不知何時才能夠蘇醒。</p>

    遠在萬古界的北域,一個黑影急速朝著天域飛馳著,猛的,他悶哼一聲,差點沒從空中墜落下來,身體劇烈的顫抖了幾下,這黑影乃一名老者,這老者容貌普通,但其雙眼極為詭異,雙眼之中竟是冒著一團火焰,只聽到這老者大罵道:“六品仙器?月霄,你找的什么極品傳人想死也將老夫魂血還給我啊,**,竟然還拿老夫出氣”</p>

    活到老者這個歲數,許多事一眼便能夠看透,比如,此次遭遇“偷襲”</p>

    第三百零八章秀兒。.。</p>

    更多到,地址</p>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p>

    請分享</p>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