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 噩耗

作者: |字數:4334

人氣小說:繼承羅斯柴爾德民國諜影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神醫公子本紅妝:帝尊撩不停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都市至尊狂兵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總裁老公抱緊我

    江曉給二女講了一夜的故事,順便再次清理了一番禍影之墟后,這才走出禍影之墟,啟程返回小貝穆莊園。

    當江曉出來的時候,東方魚肚泛白,他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給她們講了一夜的故事。

    哎,和小江雪在一起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快......

    上午時分,江曉返回了小貝穆莊園。

    而江曉返程的方式非常的放肆!他是一路瞬移回去的!

    西馬王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尤其是眾人出海的位置在西馬王國的西南部,而小貝穆莊園在西馬王國國土的正中央。

    所以,江曉幾乎是穿越了西馬王國的大半個國土領地,這才回到目的地的。

    而江曉的瞬移還沒有達到一次閃回的程度,所以江曉閃爍的過程中,必然引起了某些城鎮人們的注意,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但是江曉不在乎呀~反正這里是西馬王國,又不是自己的家,現在不浪,啥時候浪?

    當江曉拿著地圖,一路閃爍尋回到小貝穆莊園之后,心中滿滿的都是成就感!

    我特么真是個人才!

    海葬王姐弟倆果然不在家,應該是被留在王室莊園那邊了,江曉在侍者們的盛情(驚嚇)招待之下,返回了自己的客房,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把一身的疲憊統統沖刷掉。

    我堂堂毒奶大王,身子怎么可以又咸又澀?本該是又香又甜的嘛......

    “孩子們眼中的希望是什么形狀,是否院子有秋千可以蕩,口袋里有糖......”江曉哼著歌曲,來到客廳茶幾前,拿起了手機,忍不住砸了咂嘴。

    才充了66%的電量,看著好難過。

    江曉一邊開機,一邊繼續哼哼唧唧著:“刺刀的光被仇恨所擦亮在遠方野蠻,而她卻微笑著不知道慌張......”

    江曉的歌聲稍稍一停,剛一開機,就看到了一堆信息和未接電話記錄。

    可以呀!江曉,誰說沒朋友的。

    江曉感受著手機嗡嗡的震動,不理會信息,卻是看到了電話記錄里那熟悉的名字。

    江曉直接打開了微信,視頻,彈她!

    出乎江曉的意料,聲音剛剛響了2、3秒,大忙人竟然接通了。

    “上午好。”江曉擺了擺手。

    但是視頻中,二尾的面色并不好。

    江曉的手掌微微一僵,小心翼翼的詢問道:“怎么了?”

    二尾抬眼看了一下前方,似乎是在看什么人,江曉也適時的閉上了嘴。

    二尾依舊看著鏡頭外的方向,道:“上次的任務完成不錯,隨時過來,隊里要給一些勉勵。”

    江曉眼前一亮,前天還花了一千多點技能點,扔到黑白燭火的面板里了,今天就來贊助的了?

    會是三等新月勛章呢?還是二等弦月勛章呢?

    當然,一等的滿月勛章是完全不用想了......

    江曉仔細想了想,按照那個任務的困難程度、以及任務目標對整個康克金德造成的影響,給自己來個弦月勛章應該是綽綽有余了。

    別看那任務對于江曉來說簡單,那僅僅是因為江曉玩的花里胡哨,物盡其用,這任務目標如此棘手,困擾了守夜軍那么久,其難度是毋庸置疑的。

    江曉連連道:“好的,我在這再待兩天,等我拿到報酬,馬上去那里。”

    二尾的目光終于落了下來,看向了手機屏幕,道:“現在來,我有事情和談。”

    江曉心中一驚,小心翼翼的探尋道:“我來西馬王國是和請過假的......”

    江曉的話語尚未說完,二尾便打斷道:“米諾雅城,來之前通知我,我派人接。”

    說著,二尾便掛斷了通訊。

    呀......

    江曉一臉難受的砸了咂嘴,最討厭話說一半的人,斷章狗什么的,都該......長命百歲!

    江曉穿好了衣物,走出房間,找到了侍者:“想想辦法,盡快通知比諾王子,我得立刻返程,讓他盡快跟我聯系。”

    “好的,先生。”侍者點了點頭,迅速離去了。

    幾分鐘后,比諾王子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江曉急忙接起。

    “怎么?待不住了?要走?”比諾王子劈頭蓋臉就是三個疑問。

    “啊。”江曉撓了撓頭,“我有急事。”

    “獎勵都不要了?”比諾王子說出了第四個疑問。

    江曉道:“我相信西馬王國王室的實力和人品,早一天拿、晚一天拿,都一樣。等索菲婭籌備好傭金后,讓她通知我吧,我現在得走。”

    聽到江曉這么堅決,比諾王子也意識到他的確是留不住這小毒奶了。

    任誰馬上就要得到三枚空間系星珠,估計都會很愿意在這里等著吧?

    比諾王子猶豫了一下,道:“嗯...那我給安排飛機,我暫時脫不開身,有任何要求,和管家提就可以了,一會兒有人去找,他全權負責的返程。”

    “好。”江曉的回應干凈利落。

    “那就......感謝這次的幫助?”比諾王子笑著說道,“下次我們還去海底玩,記得接我電話!”

    “昂。”江曉嘟嘟囔囔的說著,“接電話,一定接......”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是接電話這種事情,對于江曉來說,還真就是“隨緣”。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還好說,但凡江曉進入異次元空間了,進禍影之墟了,又或者是出門執行任務了,那基本就與電話無緣了。

    比諾王子:“誒,對了,最近我們的軟件和們國家的微博互通了,關注我呀。”

    江曉:???

    比諾王子:“把我設置成特殊關注的人,我一發信息手機就嗡嗡響的那種。”

    江曉的嘴角抽了抽:“我以為在家里挨訓呢,結果在那玩手機呢?”

    比諾王子哼了一聲,道:“一邊挨訓一邊玩唄,要是不挨訓,我也沒時間玩手機......”

    江曉:“......”

    比諾王子繼續道:“記著點,我發什么都要和我互動,讓世界人民都看到我們兩個的友誼。”

    江曉:“能和世界冠軍當朋友,是不是特別有面子呀?”

    比諾王子頓時不樂意了,道:“能和西馬王國的三王子當朋友,這是的幸運與榮耀!”

    江曉:“切~誰稀罕這榮耀,這樣吧,我關注姐,有事兒讓她私信我就行,陌生人的私信,我是不開的。”

    比諾王子:“......”

    電話掛斷,幾分鐘后,比諾王子口中所謂的管家就來了。

    老頭細心的為江曉安排各項事宜,然而當江曉說自己的目的地是康克金德的時候,問題出現了。

    私人飛機申請航線,遠比江曉想象中的要麻煩,如果是歐洲還好說,甚至是將范圍擴大到“尋常國度”,可能都不是什么難事,但是當目的地是康克金德的時候,一切就變得麻煩了起來。

    當江曉聽到老管家說,可能需要幾周的時間去溝通的時候,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幾周?

    那我還不如直接返回華夏,然后轉軍機去康克金德呢!

    江曉不得不再次與二尾取得聯系。

    一個電話過后,從“幾周”的時間溝通,變成了“兩個小時之后”獲得準確消息。

    而在一個半小時之后,江曉已經獲得了許可,乘坐上了比諾王子的私人飛機,趕往康克金德。

    鋼管依舊在,女郎無處尋。

    江曉重操舊業,打起了電動游戲,幸運的是,來時玩的《無人涉足4》的存檔還在......

    5、6個小時的旅程,江曉接著上次的存檔玩,依舊沒能通關,尷尬的很,都已經玩到最后了,飛機緩緩降落在了米諾雅城郊區的一座民用機場內。

    當江曉手忙腳亂的存檔,向窗外看去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付黑。

    江曉是沒有跟付黑一起戰斗過,對他的了解也僅限于旁人描述,據說這家伙是大隊長級別的人物,委身來二尾這邊當個小兵,甚至連個小隊長都不是,這工作讓他干的,真是成果喜人。

    江曉和飛機上的侍者禮貌道別,一個閃爍,直接來到了軍車旁邊。

    “斗篷不錯。”付黑看了一眼江曉,轉身跳上了敞篷的綠色軍車,“走。”

    江曉開口問道:“知道她叫我來是什么事么?這么急?”

    付黑砸著小辮子,辮子很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扎上的。

    他一手拄著車門框,額前的幾縷劉海隨著軍車的咆哮而來回舞動,瀟灑極了:“問她吧,我就不說了。”

    “呦,還有我們付大隊長不敢說的事兒呢?”江曉同樣一手拄著車門框,扭頭看著付黑。

    付黑卻是笑了,道:“陰陽怪氣皮?”

    江曉:“......”

    付黑笑著道:“戰場改令什么的,最多給我處分,把我擼成小兵。在這種關鍵時期,我要是敢觸她的霉頭,被踢出團隊,守夜軍怕是沒人再接收我了,難道讓我去改投開荒軍嗎?那群就知道橫沖直撞的莽夫,執行的任務太簡單了。”

    江曉:“說話注意點昂。”

    “哈哈。”付黑哈哈一笑,道,“差點忘了,還是個開荒軍,跟我說說,們開荒軍的任務是不是目標都特別明確啊?不用動腦,干就完了?”

    江曉目光幽幽的看著付黑,道:“我是尾羽團尾羽隊的,嚴格意義上來講,我也是的長官,我當不上政委,也能撈一個副團長當當。”

    付黑抿了抿嘴,道:“呀哈!江團長,看這事兒鬧得,開荒軍可是國內最頂尖團隊。身為一名守夜人,竟然能打入開荒軍的內部,士兵這個行業,算是讓干到家了。”

    江曉總感覺他說的不像是好話,但是又沒什么證據......

    江曉:“說吧,她到底什么事?”

    發現江曉執意尋求答案,付黑的面色一肅,散漫的態度徹底改變了,他沉默半晌,開口道:“她把自己鎖在了小屋里足足兩天的時間,前天,她剛剛從屋子里走出來。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在極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緒,我甚至認為,如果她不是尾羽團團長的話,此時的她,已經做出了很多很多出格的事情了。”

    江曉:“嗯?”

    付黑沉聲道:“問題很嚴重,對于她個人來說,非常非常嚴重。”

    江曉皺起眉頭,道:“怎么回事?”

    付黑:“一尾,一定聽說過,團長的老隊友。”

    江曉:“當然,徐力嘛,尾羽隊的老隊長,事實上,我和他前不久還見過面,一起喝過酒呢。”

    聞言,付黑的面色更加僵硬了。

    江曉眉頭緊皺,道:“說。這是命令。”

    付黑是完全沒有想到江曉會與一尾有私交。

    畢竟尾羽隊的成員死走逃亡,各安天命。江曉加入尾羽隊的時候,這團隊已經名存實亡了。

    付黑遲疑了一下,沉聲道:“一尾死了。”

    江曉:“啊!?”

    付黑張了張嘴,似乎是在準備措辭,幾次出聲,最后還是沒說出什么。

    江曉:“怎么死的?在哪?”

    付黑輕輕的嘆了口氣,道:“在執行任務中死亡的,具體的事情,還是跟二尾談吧。”

    江曉的心沉了下來,那個和他在海邊圓桌前喝酒聊天的漢子,就這么走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