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驚遇熟人

作者:非語逐魂 |字數:3444

人氣小說:繼承羅斯柴爾德民國諜影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神醫公子本紅妝:帝尊撩不停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都市至尊狂兵總裁老公抱緊我

    .,最快更新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最新章節!

    “后悔什么?”慕容復百忙中抽空問了一句。

    何鐵手俏臉扭向一旁,不再開口。

    慕容復細細一看,卻見其眼角正緩緩滑下兩滴淚珠。

    “難道我慕容復除了巧取豪奪外,就沒有什么征服女人的手段了?”慕容復見狀心中不禁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登時間,所有燥熱憑空散去,頗有些意興闌珊。

    何鐵手見他半晌沒有后續動作,不由微微愕然,眼角余光掃了一眼,卻見其正在發呆。

    過得半晌,慕容復長長吐了口氣,“好了,占一點便宜,權當此前辱罵我的懲罰,今日到此為止。”

    話音未落,屋中白影一閃,身形消失不見。

    何鐵手怔怔望著空蕩蕩的屋子,臉上閃過一絲復雜之色,隨即探手在下身某處一陣摸索,竟是緩緩掏出一根纖細如發的銀針,在燭光映射下,閃過一絲七彩光芒。

    ……

    慕容復自然不知道因為他的一時心軟而救了自己小弟弟一命,此刻的他走在客棧的走廊上,心中頗有幾分懊惱之意,方才怎么就直接出來了,即便心軟也還有多種迂回辦法。

    “唉,真是榆木腦袋!”慕容復撫了撫眉心,暗罵了一句,便在這時,他眉心陡然一跳,瞳孔漸漸放大,似是看到了什么極不可思議的事情。

    “原來是?竟然還活著?”慕容復喃喃一聲,只見身前不遠處正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來,相貌算不上清秀,五官稍顯猥瑣,赫然是早該死在他手上的韋小寶,也正是他先前在房頂上看到的那道熟悉身影。

    他看到韋小寶,韋小寶同時也看到了他,瞬息之間臉色變了數變,有得意,有怨毒,隱隱還有幾分驚懼,最后換上一副招牌式的笑容,“原來是慕容大哥,許久不見,大哥過得可好啊?”

    他將“大哥”二字咬的極重,顯然是在諷刺慕容復當初暗下殺手,不過他說話的同時,卻不著痕跡的往后靠了靠。

    慕容復這才注意到,在韋小寶身旁還有二人,一人身形瘦削,面容瘦長,一人年紀稍大,臉龐方正,額頭極寬,眉宇間透著一股浩然正氣,正是曾有過數面之緣的天地會南北總舵主陳近南和胡德帝。

    慕容復登時恍然明白過來,當初他打入韋小寶體內的劍氣有近半月的潛伏期,這段時間內,若是能找到劍道高手出手救治,也不是沒有機會將劍氣拔掉。

    陳近南和胡德帝都是超一流高手,單獨一人或許無法驅除劍氣,但兩個人一齊出手,還是有很大希望的,現在韋小寶出現在他面前,二人顯然是成功了。

    想通其中關節,慕容復定了定心神,臉色陡然一沉,冷聲道,“好啊,這個淫賊竟然還沒死,納命來!”

    說著朝韋小寶揚手一掌拍出,掌風凌厲,勢道驚人。

    “慕容公子……”陳近南正想開口說點什么,哪知對方會突然暴起出手,倉促之間只好運掌迎了上去。

    旁邊胡德帝深知慕容復武功極高,不敢讓陳近南一人單獨對上,毫不猶豫的長劍出鞘,只取慕容復腋下空門,圍魏救趙。

    三人出手懼是電光火石之間,韋小寶夾在中間,面目刺得生疼,但又不知從何處閃躲。

    “噗”、“鐺”兩聲,慕容復一掌對上陳近南,左手自右手下遞出,雙指夾住胡德帝劍刃,浩大聲勢瞬間散去,三人僵住。

    慕容復心中暗暗叫苦,原本他只是宣聲奪人,做個樣子,豈料這二人一出手便是力,以致他不得不多提起幾分勁力,此刻胸口隱隱作痛,傷口快要裂開了。

    “慕容公子,有什么話可以好好說,大庭廣眾之下,犯不著動手。”陳近南一邊運氣極力抵擋慕容復掌力,一邊鼓著腮幫子說道。

    胡德帝也開口道,“是啊慕容公子,客棧人多眼雜,不妨先收了手,有話坐下來談。”

    慕容復目光微微一閃,冷哼道,“我還道們二位是什么大英雄大豪杰,沒想到竟會與韋小寶這等無恥之徒沆瀣一氣,真是讓我失望。

    陳近南與胡德帝對視一眼,臉上均是閃過一絲疑惑,他們從韋小寶口中得知,當初在其體內暗下殺手之人就是慕容復,至于原因,卻是含混不清,莫非真是韋小寶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

    韋小寶呆了一呆,沒想到慕容復竟然會搶先反咬自己一口,要知道當初京城客棧中的事,自己的行為固然不檢點,但慕容復也好不到哪去,可謂半斤八兩,可他竟然下手暗害自己,現在又倒打一耙。

    “不知劣徒究竟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讓慕容公子非殺他不可?”陳近南問道。

    韋小寶身子微微一顫,搶先說道,“師父,這魔頭強搶民女,使用下三濫手段毀人清白,被我撞見后才殺人滅口,而且我看他此刻似乎有傷在身,無法力出手,不如趁此機會將魔頭除去,還武林一片太平。”

    此言一出,陳近南二人微微一怔,定睛看了一眼慕容復,果然便見他臉色微微發白,胸口溢出一絲血跡。

    “嘿嘿,”慕容復猙獰一笑,“們是他師父,又借重于他,自然會偏袒他了,不錯,本公子是有傷在身,不過們若是覺得能殺了本公子,盡管試試。”

    三人在二樓走廊上動手,動靜不可謂不大,此刻走廊兩端,以及天井中都聚集了很多江湖中人,他們中不乏認識陳近南與胡德帝的人,一時間議論紛紛。

    “這個年輕人是誰?竟單憑一己之力與陳、胡二位總舵主拼個不落下風!”

    “是啊,陳總舵主的凝血神爪在江湖上可是鼎鼎有名的,胡總舵主也是幾可問鼎劍道宗師的人物,這二位同時出手對付一人,倒是從未見過,恐怕只有中原五絕,武當張真人和少林空字輩神僧才有此資格了。”

    “去去去,們知道什么,二位總舵主宅心仁厚,光明磊落,一定是不忍傷了那個年輕人,這才手下留情。”

    ……

    “相公!”卻在這時,一個驚呼聲響起,緊接著眾人頭頂一道白影閃過,一個身形嬌小的漂亮女子落在慕容復身旁,正是雙兒。

    原本她已經找到了阿九,只是后來不知怎的,越想越不放心慕容復,便借故離開,想悄悄去找慕容復,沒想到剛剛離開后院,便見到了這一幕,她知道慕容復傷口尚未愈合,豈能不驚。

    雙兒落地后,身形滴溜溜一轉,使了一招移形換影,瞬間竄到三人中間,掌心青光爆閃,毫不猶豫的擊出兩掌,打在陳近南和胡德帝腹部。

    這一變故來得倉促,二人即便已經反應過來,卻苦于無法及時抽身回防,硬生生吃了雙兒一掌,“噗噗”兩口鮮血吐出,身子倒飛而出。

    眾人見得這一幕,不禁呆了一呆,隨即面現怒色,紛紛出口喝道,

    “大膽,這丫頭竟敢偷襲二位總舵主?”

    “快看看二位總舵主怎么樣了?”

    “哪里來的野丫頭,不要命啦?”

    ……

    “相公,怎么樣了?”雙兒憂心慕容復傷勢,哪里顧得上眾人的指責,急忙朝慕容復看去,當見到他胸口的血漬時,不禁急出了眼淚,“都是雙兒不好,沒有保護好相公。”

    慕容復搖搖頭,收回有些發酸的手臂,輕笑道,“不,雙兒很好,來的正是時候。”

    “雙兒姑娘,真的是!”卻是韋小寶怔怔看了雙兒半晌,忽然開口道。

    雙兒一愣,回頭看了一眼,這才發現韋小寶也在此處,想起此人當初冒充殺鰲拜的英雄,后來又用下三濫手段想得到自己身子,臉上不禁閃過一絲厭惡,冷聲道,“我不認識。”

    隨即她又有些慶幸,幸好遇到了相公,否則自己清白身子便宜了這種小人,還不如自殺算了。

    韋小寶面色一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雙兒,他想不明白,當初藥雖然是他下的,可干壞事的卻是慕容復,雙兒應該恨他才對,但觀眼下情形,她對慕容復不但沒有半點恨意,反而愛意綿綿,對自己卻是厭惡之極。

    “一定是慕容復這個卑鄙小人在雙兒面前說了什么!”韋小寶轉眼便想到問題的癥結所在,覺得一定是慕容復從中作梗,心念一轉,便說道,“雙兒姑娘,一定對我有所誤會,其實當初……”

    話未說完,慕容復冷笑一聲打斷道,“韋小寶,當初妄想傷害雙兒,此事證據確鑿,容不得半點狡辯,不過事關雙兒名譽,我今日且不與計較,但最好小心點。”

    說完之后,他微微一笑,輕輕拉起雙兒的小手,從韋小寶身旁走了過去。

    周圍眾人雖然對雙兒指責不已,卻沒有一個人敢真個出手,二人離開時,他們還不約而同的分開一條道來。

    “小寶,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給為師老老實實交代清楚。”這時,陳近南極其嚴厲的聲音響起。

    韋小寶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回身將二人扶了起來,“二位師父,們沒事吧?”

    “沒事。”胡德帝擺了擺手,“那姑娘關鍵時候手下留情了,否則我二人怕是就此廢了。”

    方才他們正集中功力對付慕容復,空門大開,丹田失守,別說雙兒了,隨便來個二流高手,也能輕易重創二人。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