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小型天地

作者:伯爵 |字數:406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南宮延,是不是在偷襲秦師兄?”

    在祖陽和虞崢兩位導師的拖延下,一眾學員全部撤到了隱蔽地帶,眾人剛剛停歇下來,申屠豹就看著南宮延質疑道。

    這一路后撤,申屠豹心中一直憋著一口郁氣。

    尤其是想到秦安最后關頭還不忘把他推開,每每想到這里,他就感覺心中有股怒火在騰燒。

    秦安被神秘之力卷走,他實力不濟根本無法靠近也無法去營救,但是他一定要揪出這個背后偷襲的暗中小人。

    在申屠豹看來,以秦安的實力,若不是被人偷襲致使應對倉促,那神秘之力未必能卷走秦安。

    正因如此,他才會如此痛恨那個偷襲的小人。

    而在他看來,這個小人十有八九就是南宮延,此刻脫困出來,如何能壓制住心中的怒氣,當即就直指南宮延質問道。

    唰!唰!

    隨著申屠豹的質問,一眾學員目光齊刷刷地轉了過來,全部充滿不解和愕然看向申屠豹和南宮延。

    很顯然,他們都沒有想到,秦安在被神秘之力卷走之前竟然遭到了己方人的偷襲。

    “有這回事?”

    蘇溪美目瞬間皺起,她突然想到秦安在被神秘之力卷走之前曾極速轉身過,若非是遭遇了偷襲,秦安怎么會突然做出這般舉動。

    想到這里,蘇溪望向南宮延的目光變得質疑起來,但由于無法確定事實真相,所以她也沒有立即出聲表態。

    “我說申屠,不能因為三年前敗給我,就這么惡言誣賴好人吧,秦師弟獲得谷內會武第一名,我惜才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會偷襲他!”

    南宮延聽到申屠豹的質疑,立馬做出一副清高的嘆惋之色,道:“我們不是受了迷蹤陣的蠱惑嗎?依我看,這偷襲,八成與迷蹤陣背后的存在有關!”

    南宮延一向做事小心謹慎,怎么可能會給人留下把柄,在偷襲秦安之前,他就想好了為自己開脫的說辭。

    “……”

    聽到南宮延這番虛偽至極的話,申屠豹氣得牙齒咯咯作響,但最終在一眾學員狐疑的目光下還是忍住沒有作聲。

    他很清楚,南宮延最擅長表面虛偽這一套,而且他一向言辭笨拙,也不可能在口舌方面爭過南宮延。

    “快走……”

    就在申屠豹糾結之時,一道高亢聲音傳來,緊接著祖陽和虞崢從遠處掠來,二人衣襟沾滿泥漬,行色匆匆略顯狼狽。

    “我和虞導師暫時困住了那頭畜生,但那畜生太過兇悍,相信馬上掙脫束縛追上來!”

    祖陽一邊掠行一邊解釋,就要帶著學員離開這是非之地。

    但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蘇溪卻作聲了,她看著兩位導師道:“秦安他還沒有回來,我們不應該丟下他的!”

    祖陽聞言一怔,這才想起秦安被神秘之力卷走一事,立刻又犯難了,虞崢緊跟過來道:“我們先離開這里,過后再設法營救!”

    南宮延聽到蘇溪的話臉色一陣青一陣紫,但聽到虞崢導師所言后,內心卻是竊喜起來。

    在他看來,那神秘之力強橫得很,秦安被卷走的時間越久,越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兩位導師主意已定,蘇溪一學員自然無法強加干預,一行人只得極速退去。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秦安也不知自己被神秘之力卷到了什么地方,周身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唯一的感覺就是,那神秘之力還在繼續牽扯著他移動,盡管他幾次施展千斤墜想要迫使自己停下來,但最后都沒能如愿。

    這神秘之力實在詭異得很,真元攻擊亦或是肉身加重,都對其造成不了任何影響。

    這也是秦安迄今為止最無可奈何的一次,面對這神秘之力,他完全是有力使不出。

    但很快的,秦安就鎮定下來,因為他很清楚,眼下這種情況,內心越焦灼,越無法破解困境。

    唰!

    呼嘯之聲驟然響起,秦安剛剛平靜下來,一只巨手就從黑暗中拍了過來,與此同時,他感覺到自己體內仿佛有什么東西在被抽走。

    被抽走的東西很細微,不是真元,面對迅疾拍來的巨手,秦安也無暇去顧及,直接祭出青龍勁與那巨手硬撼。

    “轟!”

    滾滾若雷音般的爆響在此方天地炸開,那巨手在與青龍勁遭遇的一刻就倏地縮回,而秦安也被震的氣血翻涌,一口濃血當即從口中咳出。

    “好強!”

    秦安擦去嘴角的血跡,那巨手的攻擊帶給他一種靈魂悸顫的感覺,再回神時,那巨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隱藏在幻魔森林暗處的褚先生口中也是發出一記悶哼,伸出右手,小指處已然鮮血淋漓。在剛剛的一記硬撼中,他居然負傷了,雖然這傷勢只是小小的皮外傷,可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被人傷到過了,更何況還是這么一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后輩。

    這讓褚先生倍感羞辱,要知道,他的修為雖然遠不如玄陰宗主那等人物那般強大,可在玄術的加持下,也能輕松擊敗一些圣境之修,然而此刻,在和這么一個年輕人交手中,他居然負傷了。

    卷走秦安的神秘之力其實根本不是什么力量,而是褚先生以精神玄術開辟的一方小型天地,這一方空間完全獨立,不與外界相通,就像是特殊的空間裂縫那般,人一旦陷入進去,將很難再出來。

    而與空間裂縫不同的是,褚先生可以借助玄術增幅自己在這處空間的攻擊強度,這一點,褚先生在虛空裂縫中可做不到。

    剛剛與秦安對轟的巨手便是褚先生的,他加持了精深玄術,才會在自己開辟的單獨天地中顯化為一只巨手。

    但就在他以為巨手足以拍死秦安時,變故卻發生了。

    那一擊非但沒有拍死秦安,反而自己還負了傷。不過讓他感到亢奮的是,殘留在秦安體內的魔卵精華已經在那一擊對轟時被他偷偷攫出,這對他而言,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因為他只要帶著魔卵精華回到玄陰宗,就可以借助紫鴛的特殊體質將魔卵恢復。

    “此子還真有些能耐,看來我真的不能留下他!”

    擦去小指上的血跡,褚先生念念有詞地施展玄術攻擊,這一次,他沒有再將己身的任何部位顯化到那處單獨空間,而是直接施展了火之玄術。

    玄術施展之后,僅是瞬間,秦安所處的小型天地內就燃起熊熊烈火,火焰非常兇猛,似乎要將秦安燒成飛灰。

    “敢傷我,等著被烈火噬心吧!”褚先生發出陰森小聲,旋即耐心立在原地,靜待小型天地里面的結果。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