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一登門

作者:鹿青崖 |字數:249

人氣小說:繼承羅斯柴爾德民國諜影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神醫公子本紅妝:帝尊撩不停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都市至尊狂兵總裁老公抱緊我

    崔稚要是方便從正門遞帖子,就不走后門傳消息了!

    魏銘讓她別著急,“以我的名義從前門遞帖子進去吧。”

    “這怎么行?你雖然是正經身份,可孟月程是知道你幫錦衣衛抓了彭久飛的,他連孟小六都責怪,更不要說你了!八成是見不了,說不定還惹得你一身騷!”

    魏銘卻拍了她的肩膀,“不試試怎么知道?”

    崔稚不肯貿然試錯,正巧這時,鄔墨云的丫鬟從從外邊買了東西回來。崔稚一下就叫住了她,“......麻煩姑娘替我跟六爺說一聲,跟松煙說也是一樣的,就說我在這兒等著。”

    她塞給鄔墨云的丫鬟兩個梅花銀錁子,鄔墨云的丫鬟眉開眼笑,當即就去了。她先回了自家院子,把剛買回來的東西放下,然后找鄔梨傳信,剛走到門口,就同迎面走過來的鄔墨云和鄔陶氏撞了個正著。

    鄔陶氏是聽說岳氏重病來看她的。岳氏眼下昏迷不醒,是好是壞說不好,鄔墨云雖然不是嫡親的兒媳婦,可跑前跑后少不了,鄔陶氏過來看她,順帶著提點女兒不要太勞累。

    “......家里又不是沒有丫鬟婆子,你使喚了她們去做,不也一樣的嗎?你是上心了的,又不是沒上心,難道怕旁人說三道四?要是事事親力親為,你這小身板怎么再懷上一胎?”鄔陶氏說著,壓了聲音,“萬一你婆婆有個好歹,你們守孝許多時日,可就耽誤了事了!”

    鄔墨云可不想說這個,“我婆婆待我挺好的,娘可別說,我盼著她好起來呢!”

    鄔陶氏也盼著岳氏好起來,萬一岳氏不好了,孟月和再續個厲害的,大家都沒有好日子過,她說,“所以你該放手做的,就放手做,眼下要能早早懷了,不更好嗎?”

    這話沒說完,就跟出門找松煙傳喚的小丫鬟撞上了。

    小丫鬟連忙請安,鄔陶氏指了她,“急急慌慌的,沒個規矩!你家奶奶回來了,你不在院里伺候,還往哪兒去呢?”

    小丫鬟可不敢在鄔陶氏臉前落個懶名,連忙解釋,“奴婢剛買了奶奶要的桂花糕回來,還熱著呢!奶奶快去吃吧!只是奴婢進門的時候,遇見了崔姑娘,崔姑娘來找六爺,讓奴婢給傳個信去!奴婢去去就回,一息都不耽擱的!”

    她這么說,鄔陶氏和鄔墨云都怔了一下,鄔墨云問她,“你說魏解元的表妹,那個崔姑娘?”

    丫鬟說正是,“魏解元也在的,讓奴婢去給松煙遞個信兒,要見六爺。”

    她這么解釋,鄔家母女更是相互對了個眼神。

    鄔陶氏道,“那魏銘如今可是舉人身份,不走正門走后門,還讓一個小丫鬟遞信,是什么意思?”

    她不知道,鄔墨云就更不知道了,“現如今都是大伯父當家,或許他不方便走正門?”

    鄔陶氏冷哼了一聲,“不管什么原因,不走正門走后門,那就是個怪事!”她說著,又笑了起來,指了那丫鬟。

    “不許傳話給松煙,你折回去,跟那姓崔的說六爺不見她,讓她走吧!沒事不要來孟家!”

    丫鬟驚著了,連鄔墨云都說,“這樣不好吧,娘?”

    “有什么不好的?”鄔陶氏瞪了女兒一眼,“你真是個傻的,那姓崔的丫頭仗著自己表哥當了解元,這是想一門心思嫁進孟家來呢!你還真想跟她做妯娌,吃死你!”

    鄔墨云不說話了,想想自己落下的那一胎,指了那丫鬟,“你去吧!”

    丫鬟可不敢反抗,當即去了,鄔陶氏十分滿意,又琢磨了一會,“你大伯娘那兒,我正好同她說說。”

    *

    那丫鬟把鄔陶氏教她的話跟崔稚一說,崔稚訝然,“六爺不見我,為何?”

    丫鬟怎么回說實話,只是道,“六爺守在四夫人床前,誰都不見,姑娘回去吧!”

    那丫鬟說完,也不敢夠多停留,一轉身就跑進了門里。崔稚愣在當場。

    魏銘上前同她低聲道,“小六或許并不自由,畢竟是孟月程當家。”

    也只有這個解釋了,可孟中亭從前從來都不是這樣的,自從孟月程回來,確實多了不少顧及,崔稚不禁有些失落,“見不著人,怎么跟他傳信呢?若是寫信,只怕有可能傳到孟月程手里去!”

    她考慮的不無道理,孟中亭在孟家,如今跟坐牢一樣,自己出不來,外邊的人也進不去。魏銘跟她說等一等,“消息要緊,不若咱們現在青州城里住兩日,總能找到機會傳消息。”

    魏銘的話總能把那些有的沒的焦慮驅散,崔稚深吸一口氣呼出來,看了一眼青州孟氏的高門大院,不由搖了搖頭,轉身離了去。

    *

    楚氏接待了不請自來的鄔陶氏。

    鄔陶氏什么出身,她豈會不知道,而且關于鄔陶氏在青州府一手遮天的事情,楚氏也有所耳聞,她不喜鄔陶氏,卻不得不招待,態度十分疏離。

    然而鄔陶氏一開口,她就聽住了。

    “四夫人如今臥病在床,只怕也管不了那許多閑事,我既然聽說了,少不得跟大夫人說道說道。那小門小戶出身的丫頭,不曉得貴府如何看待,我想若是德行出眾,娶進家門也不是不行,可躲在暗處勾搭爺們這樣的事,是不是就有些難看了?”

    楚氏愣了一下,“什么小門小戶的丫頭?勾搭了哪家的爺們?”

    “還有哪家?自然是貴府上了!”

    “啊?”楚氏嚇了一跳,“誰?!”

    鄔陶氏就等著她問了,當下就把崔稚扔鍋底溜了一圈,黑漆漆的指給楚氏看,“......是那魏解元的表妹,早幾年就跟六爺認識了,說話伶牙俐齒的,四夫人也是見過的!可要是論起來,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不做數,可如今六爺中舉,也到了說親的年紀,四夫人病著,她不說從正門遞帖子進來探望,同她那表哥一道在后門守著,找了個丫鬟傳話,要不是我瞧著鬼鬼祟祟的,還真讓她把話傳了!您說這可怎么了得,這不是狐媚子嗎?!”

    狐媚子三個字一下集中了楚氏,楚氏想起孟月程跟她提到的清風樓那次,當即把崔稚細細問了起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