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修為是上來了,就是人憔悴了

作者:劉阿懦 |字數:5604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火影之商城系統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你啊。”

    慕容儀點了點祝云謠的鼻子,一臉無奈。

    “回頭若是婆婆問起來,你準備怎么與婆婆說?”

    祝云謠頓時就蔫了,沈婆婆最不喜歡這些逞兇斗狠的事了,若是叫沈婆婆知道,定然少不了一頓掛落。

    “實話實說。”

    她老老實實的說道,學院里的事別想瞞過沈婆婆,與其說謊被發現,不如坦白從寬。

    “噗嗤。”慕容儀忍不住悶笑,“行了,你暫且練著,我去練幾爐子丹藥,唔,想要什么味的?”

    “草莓!”

    一提到丹藥,祝云謠頓時眼睛一亮,慕容儀的煉丹術十分精湛,更難得的是,慕容儀練的丹藥不難吃啊!

    祝云謠一直都是當成糖豆子磕的。

    要是叫人知道祝云謠這么浪費,怕是要心疼的以頭搶地了。

    “成,那就草莓的。”

    慕容儀胸口一拍,特別大手筆的做出了承諾。

    <<<

    宿舍。

    “我的媽呀,云謠你這是干什么呢!”

    木泠泠一臉震驚的看著祝云謠往自己腿上綁沙袋,她身上還套著像是凡人的甲胄一樣的盔甲,整個人就剩一雙眼睛露在外面。

    “泠泠你進門怎么不敲門!嚇我一跳!”

    祝云謠拍著胸口,嗔怪的看著木泠泠。

    “我敲了啊,你沒聽見嗎?”

    木泠泠一臉無辜。

    “誒對了對了,你要不要和我去比武場看看?”

    “比武場又怎么了?”

    祝云謠奇怪的看著木泠泠,比武場天天都有人在練習,怎么今天木泠泠這么興奮的想要去看?

    “去嘛,你和我去了就知道了!有特別好玩的事!”

    木泠泠抱著祝云謠的胳膊,蹲在地上,毛茸茸的腦袋不斷的往她手臂上蹭,祝云謠實在是拿木泠泠沒辦法,只好脫了甲胄,換了衣服跟著木泠泠去比武場。

    比武場從外面看上去不大,但是一進去便能夠感覺到空間擴容術的神奇了。

    比武場內,容納數萬人都是輕而易舉。

    “這是干什么?”

    祝云謠目瞪口呆的看著比武場上一個又一個的小方陣,平素里見不到幾次的系別這時候都傾巢出動,甚至說都穿著統一的衣服。

    “哎呀,這個反正過兩天都能看見了,我帶你去看更有趣的!”

    木泠泠卻對這些興致缺缺,拽著祝云謠就往里走,一直到了單人比武臺才停下來。

    比武臺周邊已經圍了一圈人,都興致勃勃的對著比武臺上的人點評。

    祝云謠擠到前面仔細一看,只見比武臺上是兩個姑娘。

    兩個姑娘都身著粉衣,露出大片如玉似的肌膚,卻瞧著很難讓人生起什么輕慢的心思。

    如今這兩個姑娘正在比武臺上慢悠悠的斗法,還有個男人面如菜色的站在比武臺側面單獨分割出來的小臺子上。

    下頭的人還有開賭局的。

    “來來來,下注下注了啊,壓打三天的這邊,壓兩天就結束的這邊!”

    “我壓三天!三天之后大考,肯定就結束了!”

    “我壓兩天!她們肯定還得留一天開葷呢!”

    “哈哈哈,也是也是,那我也壓兩天!”

    “這是?”

    祝云謠一臉懵,這兩個姑娘雖然在斗法,但是卻跟慢動作了似的,那慢悠悠的動作,活像是大太陽下頭樹蔭里納涼的老頭搖扇子的節奏。

    “她倆都是合歡宗的,合歡宗專門修雙修之法,我聽說,這次好像因為她倆看上了同一個男人,才打起來的。”

    木泠泠小聲在祝云謠耳邊解釋。

    “可我看她倆誰都不想贏啊!”

    祝云謠不解。

    “小師妹這你就不懂了吧,她倆打的賭可是誰贏了誰和那個男子雙修,如果平局便兩個人一起來。”

    時鴻羽不知道從哪擠了過來,嘿嘿的對著祝云謠直笑。

    “那他怎么像是死了爹娘似的?這不是常人求都求不來的嗎?”

    祝云謠指著那面如菜色,兩股戰戰的男子,更茫然了。

    這齊人之福,娥皇女英,怎么能叫那男人駭成這個模樣?

    “哈哈哈,這你就不知道了,曾經有個體修的學長也是這么想的,后來,嘖嘖嘖,體修學長修為是漲了,就是那個人哦,憔悴的都骨瘦如柴了。”

    時鴻羽咂咂嘴,心說合歡宗的女修也忒恐怖了,怪不得合歡宗的女修都基本不找道侶呢。

    這牛都要累死了,誰頂得住啊!

    “而且合歡宗的女修如果覺得哪個男修不錯,還會介紹給自己的小姐妹……”

    祝云謠打了個哆嗦,頓時對臺上的兩個姑娘刮目相看了。

    “不過這男人也是活該,居然還想腳踏兩條船,嘖嘖嘖,就不怕被她們榨干了?”

    “渣男。”

    木泠泠氣呼呼的評價。

    “活該!”

    祝云謠補充。

    “哈哈哈,是,若非是這樣,我們也沒有心思在這里開賭局。”

    當然,如果不是這樣,一般他們都是爭個一三五二四六怎么分配的。

    畢竟合歡宗的女修看上同一個男修的時候多了去了,但是要是一個男修同時勾搭兩個女修,那多半就是完了。

    不過,居然還有人敢去惹合歡宗的女修,難不成是嫌命長了么?

    “對了小師妹,我聽說你和別人打賭了?”

    “對啊。”

    “小師妹你可得加油啊!一定得打出我們問心系的風采!打出我們問心系的榮譽!一定不能讓我們問心系繼續吊車尾啊嗚嗚嗚……”

    木泠泠目瞪口呆的看著時鴻羽說著說著就跪地抱著祝云謠的腿痛哭,這這這,這真是個八尺男兒該有的樣子嗎?

    “嚶嚶嚶,小師妹啊,我們都吊車尾好幾百年了,你一定得這次幫我們拿個倒數第二啊!讓那群肌肉男看看咱們也是有實力的!”

    祝云謠一臉無語,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有什么區別嗎?

    老哥你的志向是不是有點太小了!

    “放心吧,師兄,咱們不會吊車尾的。”

    祝云謠拍了拍時鴻羽的肩膀。

    問心系的戰斗力簡直是渣的沒眼看,因為他們平常除了玩心魔就是玩心魔,武力值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吊車尾。

    好在他們還有修為撐著,不然怕是年年不僅僅吊車尾,還要被打出屎來。

    “嚶嚶嚶,小師妹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