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你還挺入戲

作者:劉阿懦 |字數:5475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贅婿當道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老祖宗,您終于出關了!”

    祝云謠三人才緩緩落在地上,昆侖派的老頭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著祝云謠哭訴。

    他們還挺入戲哈。

    祝云謠抽了抽嘴角,把快要撲到自己腿上的幾個老頭推走。

    “別扯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有這么多沒出息的徒子徒孫?”

    “嘿嘿。”

    老頭一笑,利落的把眼淚一抹,“我們昆侖派現在啥都不缺,就缺一個老祖宗,要不然您上個任?”

    ……還真是好不要臉一個人。

    “你們昆侖派都這么隨便的嗎?”

    祝云謠一言難盡的看著他。

    “當然不,我們從來都不是隨便的人!”

    “只是隨便起來不是人而已。”

    木泠泠淡定的在一邊補刀。

    老頭的臉色一僵,這都說什么呢!

    他們是那么隨便的人么!

    “說吧,天魔崖的人為什么要滅昆侖派滿門?”

    祝云謠往后一靠,笑瞇瞇的看著老頭。

    老頭臉色頓時十分難看,嘴巴一扁,張嘴就要嚎,愣是被祝云謠一劍鞘給打回去了。

    這昆侖派什么習慣?

    “天魔崖那群殺千刀的不是人!他們想死還想拉著我們所有人一起死!我們清清白白昆侖派怎么可能屈服于淫威!不管如何我們都要誓死捍衛昆侖派的貞潔!”

    祝云謠越聽越懵逼,不是,這確定是兩個門派之間的恩怨不是黃花大閨女誓死捍衛自己的貞潔?

    這戲份聽著不對啊!

    “說重點!”

    祝云謠敲了敲地面。

    老頭一哆嗦,心里忍不住直犯嘀咕。

    這人的修為他半點都看不透,冷不丁看上去就跟個凡人似的,還是半殘那種。

    但是看她身邊站著的人,那駭人的威壓都甘愿跟在她身后像是個仆人似的,怕是她才是實力深不可測的人。

    實力深不可測·祝云謠:呵呵。

    “就是天魔崖想讓我們和他們同流合污去別的修真界那里偷東西!”

    早就說重點不就得了?

    祝云謠翻了個白眼。

    不過說偷東西……

    老頭說的是沈婆婆院子里的奶娃娃們嗎?

    那些奶娃娃確實神奇,但是還不至于令人覬覦到如此地步吧?

    不對……那是在修真界。

    這個世界靈氣枯竭到如斯地步,如果再沒有靈氣補充,或許很快就要變的和凡人界無異了。

    “怎么個偷法?”

    木泠泠卷著自己的發尾,似笑非笑的看著老頭。

    怪不得那個魂魄到了沈婆婆的院子里之后,反應才那么大呢。

    “就是,就是偷偷越過界門,奪舍其他世界的人,然后再回來……”

    老頭抹了抹額頭并不存在的汗,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木泠泠的時候,他反倒覺得更害怕了。

    總覺得自己一句話說的不對,就會被噴的頭都掉了呢。

    明明這是個看上去溫柔善良的姑娘啊!

    真·嘴炮起來噴的你頭都掉了·木泠泠:謝謝您老夸獎。

    “他說的是真的嗎?”

    祝云謠把水晶球拿了出來,晃了晃里面已經一臉生無可戀的魂魄。

    這次昆侖派的老頭們是真的愣了。

    羅剎女!

    竟然是天魔崖的羅剎女!

    昆侖派和天魔崖積怨已久,也互相撕逼不少次,而前幾年羅剎女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沒想到竟然是被人捉走了!

    而且只剩下個魂魄!

    “是真的。”

    羅剎女不情不愿的看著祝云謠,她也試圖回到自己的身體里,但是這水晶球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材質,把她困的死死的。

    “但是我們沒做錯!我們是在拯救這個世界!”

    羅剎女忍不住嘶吼。

    木泠泠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一巴掌把水晶球打的轉了好幾圈,里頭的羅剎女頓時被晃的七葷八素。

    “呸!”

    祝云謠連忙把水晶球收回來,再讓木泠泠折騰一會,估計羅剎女就直接掛了。

    但是……得怎么用愛和正義感化他們呢?

    這真是個問題。

    哪怕他們殺到天魔崖直接滅了天魔崖,也只是“替天行道”,而不能告訴所有人,他們修真界不是好惹的。

    或許也能,但是說不定以后的人只會更加小心謹慎罷了。

    “你們奪舍別的世界的人就能夠讓你們這里恢復靈氣?”

    祝云謠挑了挑眉。

    “當然不能!”

    老頭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祝云謠。

    “天魔崖試圖奪舍不過是為了偷走華夏界的生靈草罷了,只要有了生靈草,不出百年,此間靈氣便可以恢復如初,且生生不絕。”

    聽上去牛逼轟轟的樣子。

    就是……

    想到那些動不動就拿粑粑砸人的奶娃娃,祝云謠就覺得這場景有些幻滅。

    不過為了自己的世界就跑去別人的世界偷東西什么的,確實過分!

    “這么說,如果你們解決靈氣枯竭的問題,就不去入侵了?”

    祝云謠眨眨眼。

    實際上哪怕是這個世界傾巢出動怕是也無法對華夏界造成什么大的影響,這就像是世界上螞蟻再多也不可能毀滅地球似的。

    畢竟這個世界,金丹都是大能了!

    在華夏界,金丹還是得參加學校考試的小可愛呢!

    “談何容易!”

    老頭長嘆一聲。

    正是因為這個,昆侖派才會和天魔崖有了分歧,之后變的不死不休的。

    昆侖派和天魔崖就像咸黨和甜黨似的,但凡遇見就要掐。

    昆侖派主張自己的事自己玩,哪怕以后整個世界真的靈氣枯竭玩完,也是他們自己的宿命。

    天魔崖則和昆侖派相反。

    “所以果然我還是更喜歡甜黨啊。”

    祝云謠深深嘆氣。

    “……不巧,我喜歡咸的。”

    木泠泠幽幽。

    “我去!你這是邪教,邪教懂不懂!甜豆腐腦才是人間瑰寶!”

    “呵呵,你們吃甜豆腐腦的都是垃圾!都是異端,都應該被人道毀滅!”

    昆侖派的老頭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倆人說吵就吵起來了。

    不是,大佬都這么隨心所欲的嗎?

    不過他是甜黨呢[小聲逼逼

    “你說,是甜豆腐腦好吃還是咸豆腐腦好吃!”

    老頭事不關己的牌子還沒掛起來呢,兩個少女就轉頭怒瞪著他,氣勢洶洶異口同聲的說道。

    ……雖然好想說自己是甜黨但是會不會被分尸?

    老頭沉痛的思索著這個堪稱人生哲理的沉重問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