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都是水果

作者:三笑也是樂 |字數:5152

人氣小說:繼承羅斯柴爾德民國諜影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神醫公子本紅妝:帝尊撩不停都市至尊狂兵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總裁老公抱緊我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作出逮捕王奇樂的這么一個決定,是馮康樂進行遙控的結果。

    從目前情況來看,王奇樂是劉波手下最為重要的打手。

    只有剪除劉波的爪牙,吉通和潘亞平這樣的內線,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既然出現了玉虎這么一個機會,也就來上一個借題發揮。

    同時,還要對劉波進行一次重重的打壓,好讓“校長”手下無人可用。

    讓馮康樂采用如此激進的手段,說到底,還是為了溫平這么一件事。

    沒辦法,不到最后揭曉,誰能知道溫平到底是人,還是鬼呢?

    在敵我陣線不明的情況下,只有主動發起攻勢,讓對方暴露破綻。

    接到命令之后,一大隊長高風,立即帶人去了“西郊賓館”。

    在那兒,他們只看到刑警莊河,坐在大廳那兒看電視。

    “莊河,王奇樂呢?”高風問道。

    看到來了領導,莊河站起來回答說:“高大隊,他剛才接了一個電話,就回了房間。”

    一聽這樣的回答,高風心中忽生警兆,說了一聲:“不好,趕快給我帶路。”

    雖說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莊河也知道事情不妙。趕忙引著大家,一起去了王奇樂所住的房間。

    到了門口,房門緊閉。喊了幾聲,也沒有人回答。

    “不等了。”高風后退幾步,猛的沖過去,用自己的肩膀,猛烈地撞在了房門上。

    高風的綽號,就叫“大牛”。這就說明,他是一個人高馬大的壯漢。

    這么一撞之下,房門應聲而倒。

    入眼之中,王奇樂躺在鋪上,口角之處流出一行黑血。

    消息報到揚志宇跟前,他立即組織法醫進行驗尸,心中也在暗自佩服:手腳真快。

    坐在局長室的劉波,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對于車益峰的問話,也一直是在支支吾吾,東推西擋。

    就在車益峰想要發火的時候,揚志宇打來了電話。

    得知王奇樂已經死亡的消息,車益峰臉色一變。

    就是這一變的功夫,已經能讓劉波捕捉到了有用的線索。

    他在接到談話通知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事情不妙。

    為了保住自己,劉波毫不猶豫地采取了應變措施。

    此時看到車益峰臉上變了顏色,他意識到王奇樂已經死亡。

    消除這個后顧之憂以后,劉波也就改變了先前的說話方式。

    他主動承認了自己幫葉小龍隱瞞事實的做法,也承認了自己在玉虎讓人打探消息時,支吾其詞的做法。

    至于自己有意挑唆葉小龍出手的話,那是一概推得沒有蹤影。

    聽到這樣的交代,車益峰拍著桌子問道:“劉波,還是個警察嗎?”

    “車局長,我知道錯啦。”劉波扮出痛心疾首的樣子。

    “錯,還知道錯!不是的搞鬼,哪會出現這么一場綁架案件,哪會鬧出兩條人命來!”車益峰指責說。

    劉波一聽,立即反駁說:“車局長,這話我可不愛聽啦。再有多大的錯誤,也不能把人命給安到我的身上啦。”

    “不愛聽,也得聽著。”惱怒之中的車益峰,不客氣的奚落說。

    這么一件事,又把葉小龍給牽扯了進去。

    雖說玉虎那小子確實是欠揍,可也不能這樣動手啊!

    想到葉小龍的名聲又要變黑,車益峰就不是一般的惱火。

    出現這樣的后果,都是劉波使的壞。

    面對車益峰的發怒,劉波可不敢承擔這樣的責任。

    真要這樣的話,別說自己在陳浩然腦海之中的印象,就連眼前的職務也保不住。

    他連忙辯解說:“車局長,我是沒有堅持原則,可這也不能把人命推到我的身上吧。周組長,幫我評一評這么一個道理。”

    “劉波,不要再說啦。回去寫好檢查,等候組織處理吧。”周建國板著面孔說。

    別看劉波敢與車益峰進行爭辯,當周建國說話之后,他立即就灰溜溜地出了門。

    劉波走后,車益峰又讓人去找吳玉華進行調查。

    別看吳玉華是個女人,說起話很有一些擔當。

    在自己的單位辦公室里,她說了玉虎侮辱鄧茹的事,說了劉波挑唆葉小龍的事。

    說到最后,她還特別強調了自己指責劉波的情形,就是不肯指認葉小龍去打玉虎的事。

    “反正嘛,我是沒有看到小龍離開我們的身旁。們如果不相信,就去找其他的證人吧。”吳玉華丟下這么一句話,就不再理會前去調查的警察。

    她這么一種回答,讓前去調查的警察,感覺到有些啼笑皆非。

    當時坐在那張桌子旁邊的人,統共就是四個人。

    去掉葉小龍不談,劉波說葉小龍離了桌子,吳玉華說沒有離開。

    再讓警察去找其他證人,難道說,讓已經成為一堆骨灰的鄧茹,再從墳墓里站出來作證?

    車益峰給葉小龍打電話的意思,是讓葉小龍自己選擇。

    如果他不承認打了玉虎,警方就無法認定。

    如果葉小龍主動承認這么一個事實,不但是自己要接受處罰。

    就連劉波也脫不了責任。

    先是掩蓋事實,后來又不負責任的支吾其詞。

    當局領導找其查詢情況時,又不肯說出實情,直接導致了這么一起重大案件的發生。

    接完電話的葉小龍,闔眼思索了一會,覺得有些拿不定主張。

    沒等到打定主意,汽車已經到了“龍哥廣場”。

    “老爸,老媽,們先下車,我們還有一點事。”葉小龍打開車門,把父母親攙扶下了汽車。

    沙麗關照說:“小龍,早點回來,我們等一起吃晚飯。”

    葉小龍點頭答應,重新上車。

    李大壯開的汽車,還是跟在了他們車子的后面。

    汽車拐了一個彎,停在張秋水那幢樓房旁邊不遠的房子跟前。

    那是一間倉庫,前些日子被葉小龍給租了下來。

    兩輛汽車停在倉庫門前。

    此時已經天黑,除了飯店那邊燈火輝煌外,倉庫這邊,已經是漆黑一團。

    王成上前,打開倉庫大門。

    進門以后,打開倉庫里的照明,才算是有了一些光亮。

    “開工嘍,大家都別閑著。”葉小龍輕聲說。

    李大壯已經打開了車廂的門。

    溫平探頭一看,都是一些水果。

    “咦——這是啥意思?”溫平用手撓了一下頭發。

    【作者***】:朋友們,來點鼓勵吧。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