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煽動

作者:巴豆ing |字數:242

人氣小說:繼承羅斯柴爾德民國諜影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神醫公子本紅妝:帝尊撩不停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都市至尊狂兵總裁老公抱緊我女神的超級贅婿

    “公子,還有一事。”

    來不及安慰長安,箴娘雙膝跪在地上,握劍作揖。

    在她的左手上,只有四根手指頭。

    “你說。”

    “上次在王府中,刺殺您的那個刺客,叫做春兒的,方才在搏斗的時候,屬下與她交過手。”

    “春兒?”

    想起那個人,殷景的眼神微瞇。

    “果然……又是他……”

    “看來這九五之尊,早在很久以前,便已經知曉一切。”。

    他苦笑兩聲,仿佛在自言自語,“只是這戲,他也做得太足了些!”

    “子城那邊怎么樣?”

    雖然明明知道結果,但若不問一句,他的心里卻總是擔憂。

    “回公子的話,一切都好。”

    “世子有先見之明,江南的秦氏和南宮氏,都已經提前全部撤離,留下的商賈產業,也都分托交給各人打理,隱藏得極好。”

    “若是真追究起來,皇帝……難道想殺光天下人不成?”

    站著的人點點頭。

    想起心里面的男子,他沉肅的臉上,略微多出了幾分柔情。

    “這很好。”

    “多派幾個人高手保護他,務必不能出差錯。”

    “屬下領命!”

    眨眼間,箴娘已經消失在眼前。

    看看一旁侍力的長安,殷景淡淡道:“你們母子許久沒能相聚,這次你便跟著你娘,一同去執行任務吧。”

    長安還是少女模樣。

    但上次她犯下的過錯,箴娘卻用自己的斷指,去贖罪,連帶著她,如今亦穩重不少。

    “是,屬下領命。”

    說完,她如同飛鴻踏雪般,三三點點,就在空中起飛離去。

    寒風蕭瑟。

    席卷著大雪灑下,落滿大千世界,近處的樹枝丫,百步之外的屋瓴瓦舍上,都被覆蓋成白辣辣的一片。

    一縷溫暖的炊煙,從遠處裊裊升起。

    華陽殿,暖閣內。

    殷夙拿著一只銀白色小瓶,從里頭倒出幾粒褐色的藥丸,混著參湯,送予龍榻上,給殷帝服下了。

    赫連嘉懿,正被殷夙封住穴道,扔在了外殿。

    回想起方才的一幕……

    他將青霜劍摁在他脖子上,聲音冷厲如冰。

    “交出解藥,否則我現在殺你,是輕而易舉。”

    面前的人卻不畏懼。

    他倔強著脖子,耿著臉道:“要殺就殺,哪兒這么多廢話!我赫連氏要是眨眼,就算不得北境的王!”

    他是條硬漢子,他知道。

    因為自己也是。

    二人之間,實在是……太像了!

    所以他很了解他。

    殷夙倏然一笑,他很少笑,但這次的笑容中,卻帶著一絲威脅,一絲狠厲,又帶著縷縷不解的嘲諷。

    只聽得“刷”的一聲……

    那柄劍在他的手中揮過,猛然指向身負重傷、躺在一旁的襄陽!

    “那她呢?”

    他的眼神依舊冷冽,神情淡淡的,像在問一件極其隨便的事情。

    “她的命,總值得你拿出解藥吧?”

    赫連嘉懿抑制住心頭的緊張。

    “你……你不敢……”

    “襄陽可是你的親妹妹!”

    “皇上也是我的親皇兄。”

    “殷夙啊殷夙,你是真傻還是假傻,若殷帝一死,你拿我出去頂罪,安撫天下人的心,那這個皇位,可就是你的!”

    “我不稀罕。”

    他的口氣隨意,說得毫不拖泥帶水。

    “況且兩國紛爭,生靈涂炭,于你我,于天下人,又有什么好處?”

    地上的人,徹徹底底地怔住了。

    他抬起一雙漆黑如點的眸子,不可置信地,盯著面前的這個人,眼神欣羨又慌亂。

    “襄陽說得沒錯,你果真是這樣的人。”

    “你到底拿不拿?我沒功夫跟你扯。”

    “我數三下,你若再不交出解藥,我便一劍殺了她,我說得出,做得到,若你不信,就試一試……”

    “一……”

    “我給你!”

    殷夙的嘴角處,扯出一抹狡黠的笑。

    “很好。”

    “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說。”

    “放我們走。還有……立馬找一個大夫來,給襄陽治病,我方才已經封住她的血脈,她還能撐幾個時辰。”

    “我知道。”

    他的嘴角邪魅一笑。

    “治病可以,放你們走?不行!”

    “我們在談條件!”

    殷夙冷冷地看向地上的人,語氣薄怒:“你現在沒有議價的資格,拿出解藥,或者……我殺了她!”

    一陣青光閃過……

    “住手!”

    “解藥在華陽殿的第三列玉階下面,你去尋便是!”

    “怎么吃?”

    隨著那劍的逼近,襄陽的碎發落下,飄忽在地上。

    “一次五粒,參湯口服,不出三日就能祛毒。”

    “嘩!”

    青劍入鞘。

    “來人,襄陽公主身負重傷,傳太醫醫治!”

    “是。”

    倏然間,殷夙便消失在了門口處。

    看著身旁的這個人,赫連嘉懿的心里,一陣驚悸,心頭“突突”地跳。

    三日后。

    殷帝逐漸蘇醒,在殷夙的陪護下,再次親臨朝堂。

    華陽殿中,一行人爭論著。

    “皇上,臣以為,北境人膽大包天,膽敢入宮行刺,罪行可誅!但考慮到他的身份特殊,若是冒然處置,怕會引起……”

    “皇上!”

    曹尚書持笏出列,當即截斷了這話。

    “臣以為,我朝素來以文明治天下,準許襄陽公主北嫁,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不料北境人竟還不滿足,這等狼子野心……”

    “不誅,不足以震懾天下人。”

    “臣反對!”

    鴻臚寺顧少卿持笏出列:“若一旦開戰,兩國相傷,我大殷的將領,正處于青黃不接之時……”

    “青黃不接?”

    “顧少卿何出此言?!”

    “聽聞鄭老將軍的三子,當今皇后娘娘的親弟弟,便是軍家新秀,少年俊才,如何不能用?難不成,咱們大殷要永世受人的威脅擺布?!”

    他忽然話鋒一轉。

    那語氣,忽然變得揶揄起來。

    “聽聞顧少卿,曾多次接待北境人,關系自然親密些,只是為一己私利,置國家大義而不顧,實在令人不齒。”

    “你污蔑!”

    “臣下接待,是身在其位,才謀其事,是為國禮!”

    剎那間,曹氏慷慨激昂。

    “那北境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你身為大殷的朝臣,如何就能忍?”

    他拱手向上,語氣異常地憤慨。

    “皇上乃九五之尊,如今卻在皇宮里被行刺,這件事若不處理,豈非任人踐踏,讓天下的人笑話?!今兒你放箭,明兒他下毒……”

    “還是,顧老你真的有私心?”

    “夠了!”

    殷帝無力地擺擺手,蒼白的嘴唇上,干涸得起皮。

    他端起茶盞,猛呷下一口茶水。

    “傳令下去,赫連氏夫婦,犯行刺國罪,看押天牢,擇日再審,鴻臚寺立即修書,加蓋國璽,問罪于北境。”

    “派人八百里加鞭,不得有誤!”

    偌大的殿內,頓時寂靜無聲。

    顧老還想再說什么,但圣命難違,他也不敢反抗,只得跪下領命。

    “臣遵旨!”

    “退朝!”

    “皇上……”

    大理寺出列:“四王府……不知道該怎么處置?”

    殷帝的眉頭緊皺,臉色沉郁不堪。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句話……

    “殘害手足,坑殺忠良,……著行廢黜,以慰先靈!”

    那蒼白的臉上,懼怒交加,雙手牢牢掌住龍座的扶手,長袖之下,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指尖處,在微微地發顫。

    “世子殷景,大內行刺,本應夷滅三族!”

    “但……”

    他深吸一口氣,抑制住心頭的憤怒:

    “但朕行孝悌之義,念先帝手足之情,不忍讓四王府絕后,著將世子殷景……貶為庶人,永遠不許再踏入殷城半步!”

    “是,臣領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