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 機械牛

作者:玉米套西瓜 |字數:499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

    陳三石這才體會到機械牛剛才被自己速度欺負的郁悶感了。

    不過不就是開掛嘛,你會我也會啊。

    現在速度不如你,我會異能啊。

    吃一塹長一智,咬牙切齒的陳三石快速使用異能禁錮了自己跟機械牛,甚至還分神的瞅了眼雷豹。

    雷豹的情況可比他好多了,戰斗經驗比陳三石豐富多了的雷豹已經殺掉了一只統帥,另外一只對她就更不會是太大的威脅。

    看到這樣的情況讓陳三石放心不少,自己也可以專心致志的錘牛排了。

    分神就意味著挨打,就在陳三石禁錮空間瞅一眼雷豹的瞬間,身上的念力罩都破了好幾次。

    還好機械牛沒有一錘定音高爆發的能力,不然陳三石不死也要脫層皮。

    隨著異能圈子的慢慢縮小,機械牛感覺到了一次,它發現自己碰到了虛無的墻壁,試著攻擊了一番,沒有效果,看著眼前的強敵,即使沒有了閃躲空間,它也打算先錘死眼前的敵人再說。

    沒有閃躲空間,意味著兩人都放棄了速度,機械牛也只能硬抗陳三石的攻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比狠,機械牛從未怕過誰,自打出生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哪天過著不是生就是死的日子。

    意外的來到這個美好的世界,這天堂就由我機械牛阿科里來統治。

    兩人都是發著狠,硬抗著對方的攻擊也要打爆對方的狗頭。

    陳三石是不知道機械牛的感覺是什么,他只知道越打越爽越打越順。

    每次出手就是極限的力量,舊力未去,新力又生,越打越痛快。

    進入本能狀態的陳三石再次進入上帝視角。

    不在閃躲挪移的兩人,就看誰承受不住了。

    陳三石的念力護罩碎了又重新組合,只要陳三石精神力不耗盡,念力罩可以一直持續。

    陳三石是越戰越勇,精神煥發,怎么也沒有感覺自己精神力有枯澀的感覺。

    俗話說鐵百煉之后不是成鋼就是成廢渣,也不知道是誰給機械牛制造的盔甲,看樣子頭盔的質量不是什么高級材料制造的。

    機械牛的頭盔并沒有經過陳三石的千錘百煉變的更加厲害,反而被陳三石的一次又一次打擊之下破碎了。

    頭盔下的牛頭上面刀劍劃痕遍布,面部表情有些愕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神器’裝甲就這樣被人打爆了。

    牛頭人嗜血滄桑的面孔標志著它是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士。

    尊敬?并沒有,陳三石并不認可自己是一個戰士,他的心態還是貧窮乍富階段。

    突然擁有的力量并沒有改變他貧民的心。

    他只知道睚眥必報,是敵人就應該干死。

    現在機械牛頭盔破碎,機會難得,眼睛一亮的陳三石當然沖著機械牛的弱點下手。

    攻守易位,一直進攻的機械牛開始偏頭閃躲陳三石的大棒打擊。

    守久必失,特別是在狹小的禁錮空間之類,閃躲不急的牛頭挨了陳三石力一棒。

    用身體素質硬抗陳三石力一擊?

    不是陳三石說牛,別說你就是頭牛,就算是牛魔王我也能錘死它,當然,這個只是陳三石的yy。

    不說牛魔王,就算是機械牛被陳三石打了這一棒也只是搖頭晃腦,昏頭轉向,連血都沒有流。

    機械牛感覺自己有些頭昏,它發現自己好像喝醉了一樣,看著陳三石都變成了幾個。

    迷迷糊糊的它想伸手抓住眼前的影子。

    趁你病要你命,這樣的優勢陳三石怎么會浪費,一棒接一棒,棒棒要牛命。

    機械牛連悶哼都沒有,在陳三石連續打擊之下沉默中死亡了,任何它有多少的不甘,對這個世界又多少的向往。

    戰斗結束后,陳三石喘了幾口粗氣,戰斗的時候精神昂奮還沒什么感覺,但是一結束就感覺內心有些空虛。

    撇了撇嘴,暗罵自己矯情,如果躺在地上的是自己就沒時間來空虛了。

    散掉異能,就看見雷豹一拳打了過來。

    “??”剛經歷戰斗,警惕性提到最高的陳三石順手就抓住了雷豹的拳頭,疑惑的看著她。

    “咳咳,剛敲門,對,我只是在敲門,你怎么沒反應,都叫你半天了”

    “我沒跟你們說過嘛?我的異能禁錮之后能隔絕一切,我當然聽不到了”

    “你當然沒有說過啊”

    雷豹白了他一眼,自己戰斗結束看到陳三石的戰斗這么慘烈,心驚肉戰的她想趕緊過來幫忙的。

    可是,又遇到了商場的那種情況,任自己如何敲打里面就是沒有反應。

    難道他的異能沒有限制嘛。

    好羨慕·gif

    “好了,休息一下,然后到處找找,看看有沒有落網之魚,最重要的是那個黑洞怎么辦”

    陳三石摟著雷豹往唯一沒有成為廢墟的前臺柜子上走去。

    這個當初是機械牛的寶座,陳三石也來坐坐,是不是能高人一等。

    “我自己走”

    雷豹掙扎了一下,也沒用力,更感覺像是在撒嬌。

    兩人坐在柜臺上,陳三石從鱷魚背包拿出兩瓶被禁錮的水,解除禁錮之后遞給雷豹一瓶。

    你還別說,戰斗這么久,雷豹身上的鱷魚戰袍竟然沒有多少損傷,看樣子這種戰袍能經過了戰場的考驗啊。

    畢竟她不像自己一樣,一直用念力保護著。敵人肯定有攻擊到的地方。

    喝了一口水,雷豹有些惆悵,喪尸都沒有擺平,竟然又有了驚人的發現,如果這個只是特別現象還好,如果變成了常態。

    趕緊摩擦了一下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幻想的這個畫面太過美好,雷豹有些不敢想象下去了。

    “感覺怎么樣”

    “嗯,什么?哦還好”

    “今天你怎么一直都不在狀態”

    “沒什么”

    雷豹把頭扭到一邊,還不是你惹的“你說,人類還有希望嘛”

    “怎么老是問這個,當然有啦”

    這個問題陳三石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不說外面的喪尸,現在又出現這種,這種游戲種,你說人類怎么活下去”

    “這個東西連出都不敢出去,有什么好怕的,別擔心,現在首要的就是強大自己”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變態啊,玩著都比別人鍛煉強”

    “你這話怎么說的,我沒鍛煉嘛,我天天參加高強度的戰斗好不好”

    陳三石表示這話我不愛聽,并且很不滿意,對雷豹的小pp拍了一巴掌。

    “要死了你”咬牙切齒的雷豹反手就是360°旋轉伺候。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